25
周二, 7月
47 New Articles

國際社會的關注與迴響

政治焦点
Typography

國集上有關西藏問題的決議:聯合國分別於1959、1961、1965年通過有關西藏的決議,亞非會議於1960年通過有關西藏的決議,此外通過有關西藏決議的還有聯合國人權委員會(1991),歐盟議會(1987、1989、1992、1993、1994、1995、1996、1997年先後十五項決議),美國兩院(1959、1987、1988、1989、1990、1991、1992、1993、1995、1998年先後通過十一項決議以及六項有關西藏的法律文件),德國議會(1987-1996)通過兩項決議,瑞士議會(1991年),澳大利亞議會(1990、1991、1994、1995、1996年)通過八項決議。

挪維薩門自治議會(1995年),比利時議會(1994/1996年)通過兩項決議,意大利議會(1993),西班牙巴斯克議會(1995),加拿大議會(1995),聯合國無席位國家代表和人民(UNPO)大會(1995),立陶宛議會(1995),世界議會代表支持西藏問題大會(1994、1995、1997)分別通過三項決議,盧森堡議會(1996),列支敦士登議會(1996),俄羅斯下院(1995),立陶宛市最高會議(1996),美國柏薩巴亞支亞納基督教大會(1996),美國科羅拉多州基督教大會(1996),美國基督教全國大會(1997)等。

上述世界各國或地區有關西藏問題的57項決議中,幾乎不約而同地舉出根據歷史或國際法,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現處於被中國統治的被佔領國家的狀態;根據國際法的有關規定西藏民族必須享有人權和自決權;達賴喇嘛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才是真正代表西藏的政府;中國政府必須無條件的與達賴喇嘛或他的代表就西藏的未來進行和談;立即停止對藏人的暴力鎮壓和向西藏大量移民,從而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少數民族以及毀滅西藏傳統宗教、文化等行為;承認並為達賴喇嘛認定的班禪轉世提供便利;保護自然環境等內容。就上述國際上通過的各種形式的有關西藏的問題的決議而言,西藏問題已經成為一個國際問題是非常明顯的,因此西藏問題也只能通過國際力量尋求解決。二十世紀,許多的國家和地區,通過行使自決權利獲得自由,可見國際政治環境的前景廣闊。

國際社會得到很大的成功或回響:
國際法中的西藏

國際法學家專家協會分別於1959年、1960年、1997年就西藏在國際法中的地位提出了三份報告,根據報告所述,不管是事實或是從國際法的角度,西藏作為一個不同於中國的獨立國家的事實是無可質疑的。特別是1912-1950年間,西藏完全符合國際法有關獨立國家的規定,包括在沒有外力干涉的情況下,自由行使內政外交事務等等。

1992在法國和1993年在英國分別召開了由法律和歷史專家所組成的有關西藏問題的研討會,會議發表的報告指出中國政府侵犯西藏的人權;剝奪西藏民族的自決權;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為少數民族以及為了割裂西藏的歷史和民族,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除了建立所謂西藏自治區而外,將其他的西藏地區以各種名目劃並入中國的各個省份等。

報告最後還強調,至少從1912年開始,西藏是一個自主獨立的國家;根據國際法,西藏目前是一個被佔領國家。

國際支持西藏的團體

在世界三十余個國家的議會中有支持西藏問題的組織,有些組織的成員超過二百人。他們在各自國家的議會中討論西藏問題,如俄羅斯、阿爾及利亞、新西蘭等在許多國家的議會提出有關西藏問題的議案。

隨著世人對西藏問題和西藏真相的深入瞭解,在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中,有380余由國際團體和宗教、文化、科學領域等各行各業人士組成的支持西藏組織。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和瑞典等國有450多個由個大中學校和學院學生組成的支持西藏的組織。每當三一十等重要日子里,他們主動高舉西藏國旗舉行示威游行,併呼吁聯合國、國際特赦組織以及議會等就西藏問題主持正義,抨擊中國政府對西藏施行殖民主義政策,一些人還前往西藏調查後,將所見拍成照片巡回展覽,效果顯著。

在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有近九百個西藏佛教或文化中心,他們在研究和學習西藏宗教、文化的同時,對西藏的真摯感情和支持也在逐年上升。從1992年有關西藏人權狀況進入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會議議程以來,政府和非政府代表每年都要對西藏問題展開討論,即使議案沒有通過,也令中國政府尷尬和不安,迫使其不斷四處拜訪以阻止議案通過。

有些國家的代表主動跑到我方代表處訴說他們的苦楚,表示真理在西藏一方是毫無疑問的,但在目前政治環境下,我們只好給中共方面投票。令許多大國強國都要謹慎對待的中共政權,在對付數量很少的流亡藏人時,卻不得不對大國示好,對小國利誘,對弱國威脅,使盡渾身解數仍感不支,這正是正義的力量和您們的光榮等等。

外國領導人關注西藏問題

美國總統布什和克林頓以及副總統高爾先後於1991、1993、1997、1998年不顧中共的抗議,在白宮與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會晤。1998年,白宮新聞發言人就會見一事發布新聞公告指出﹕兩位領導人對繼承和弘揚西藏文化和與宗教表現了極為關注,美方將循正式途徑呼吁中國政府為了解決西藏問題而盡早與達賴喇嘛的代表展開和談。

1995年2月1日,美國外交部發布全球人權報告,其中將西藏單獨列項,而之前的人權報告是將西藏列在中國的項下。報告譴責中國政府不僅對西藏的宗教、文化、語言和傳統習慣等不予保護和發揚,而且踐踏人權,不許藏人黨員和干部的家中擁有達賴喇嘛的照片,不許市場出售和購買達賴喇嘛的照片,已經送到印度去學習的藏人干部的子女被勒令接回等。

中國政府強烈指責達賴喇嘛確認班禪轉世靈童,美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此以及交涉沒有結果而表示遺憾,他指出,我們對於中國政府因認定班禪轉世靈童發生矛盾,並因而無視和踐踏藏人的信仰自由和宗教傳統的行為特別感到憂慮。

十月份,美外交部發言人再次指出中國政府為了選出合意的轉世靈童而專門召為西藏佛教領袖和宗教人士到北京的做法感到不安,就班禪轉世出現的紛爭,我們更加對中國政府曾向美國表示要尊重西藏宗教信仰自由的承諾感到疑慮。

美中關系的奠基人、中國政府稱之為最親密朋友的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在其著作《把握時機》中指出﹕“目前國際上對西藏問題的重視雖然到了一定的程度,但還是不夠。對西藏問題,不僅要在美中會談中提及、討論,而且,美國政府還要盡快設立自由西藏電台,以示國際社會對西藏人民負責”這些言論已成為其最後的政治遺囑。因此中國政府在其秘密文件中對此表現了的特別憤怒。

1995年,達賴喇嘛在美國東部的北卡羅來納〔NorthCarolina〕州4大學演講時,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知名人士捷斯漢先生向達賴喇嘛表示﹕不管我在議會工作多久,在我的有生之年,我誓言將竭力為達賴喇嘛和西藏人民服務。

美國馬薩諸塞〔Massachusetts〕州州長衛嵐瓦宣布每年的九月九日為西藏自決日。1997年19月3日,美國外交秘書長瑪蒂蘭奧裡布賴特夫人在外交部設立有關西藏的專門機構,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再次表現了美國政府和議會對達賴喇嘛和西藏問題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這項決定在中國主席江澤民即將訪美之時做出,更是特別具有意義。

美國外交部有關官員認為,在西藏問題未獲得圓滿解決之前,美中關系不會有實質性的進展。

1996年8月,南非總統曼德拉在與達賴喇嘛會晤時表示﹕達賴喇嘛的高貴品德是世界的楷模,我非常贊賞和尊重您為和平、正義以及人生意義而奮斗的一切。

其他如英國首相梅杰等國家領導人也不顧中共政府的抗議而與達賴喇嘛會晤。

1995年6月,德國議會外交小組和人權小組共同邀請研究西藏歷史與現狀的專家學者舉行研討會,會議認為從歷史的角度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現處於一個被中共非法侵佔之國家的地位,根據國際法,西藏依然享有獨立權,至於追求獨立或自治,要有西藏人民自己做出決定並與侵略者中國政府進行談判。為了與使談判的實現,世界各國應對中國施加壓力;有關西藏問題提交聯合國談論是極為重要的;許多國家曾想當然地認為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政府也動輒指責干涉內政,然而從此次會議開始,對一些基本問題要有明確認識,如此則中共政府自然會應正義等等。

當時德國外長在與達賴喇嘛會晤時表示﹕我們承認達賴喇嘛是宗教領袖和西藏人民的偉大領袖,就此德國政府的態度也已經很清楚了,我們一直呼吁中國政府讓西藏享有名副其實的自治,讓西藏人民完全擁有管理自己文化、宗教的自由和權利,以及與達賴喇嘛開始進行具實質的和談。1996年10月,達賴喇嘛應歐洲議會的正式邀請抵達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以接待國家元首的禮節、鋪紅地毯,儀仗隊奏樂的方式隆重迎接。在議會,議長柯洛斯漢發表致辭時表示﹕歐洲議會對西藏問題的態度,可以從議會通過的有關西藏的決議案中得到表現,由於議會中有許多極為關注並支持西藏的議員,因此毫無疑問的,支持西藏的力量只會變得強大;達賴喇嘛提出以非暴力的中間道路尋求中藏問題的解決是明智的選擇,因為到目前為止,我看不出還有比這更好的選擇。我們對此的支持將會發展到一個新的台階。

他贊揚達賴喇嘛是世界和平與宗教的重要領袖,也是極力促進人性善良一面的偉大的領袖。

在另一次會議上,法國前總理梅希洛格說﹕世界上由於宗教偏向而發生著許多的沖突和紛擾,能緩解這種沖突的宗教領袖只有達賴喇嘛,您為解決藏中間的問題而提出的和平、非暴力的路線,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珍貴的榜樣,我們正盡力予支持。

1996年10月,荷蘭外交大臣萬蒙洛向達賴喇嘛表示﹕荷蘭人民和政府極為關注西藏問題,支持為正義而進行的斗爭,雖然中國政府在西藏問題上仍然堅持其頑固立場,但我們和中國高級官員會談時,從來沒有忘記過就西藏問題與中方進行討論。

1996年10月達賴喇嘛訪問法國時,法國議會將一份有329名議員簽字後交給中國當局的文件副本呈給達賴喇嘛,文件包括說明從歷史、法律、民族文化等諸方面,西藏是一個與中國完全不同的獨立國家;西藏應該享有人權和自決權以及維護和發展宗教與傳統文化的權利等共十三項內容。

1996年9月,新西蘭總理捷堡格和外交大臣頓美格弄不顧中國政府的抗議在與達賴喇嘛會晤時,外交大臣表示﹕對達賴喇嘛的到訪,雖然中國政府表示強烈抗議,但我國政府過去一直呼吁要給予西藏人民人權和宗教信仰自由,今後我們亦將繼續為西藏問題負責。

1996年9月,俄羅斯的西藏友好團體將一份有六千余人簽字的報告呈交給俄羅斯議會,報告呼吁中國政府就西藏問題展開和談。卡爾梅克自治共和國的佛教團體也展開了類似活動。

1997年4月,達賴喇嘛應西班牙自治省巴斯克政府的邀請前往訪問時,在由政府組織的正式歡迎儀式上,兩國國旗並列飄揚,政府官員在發表講話時表示他們不懼損害與中國的商業利益而將以實際行動表示對西藏的支持。巴斯克政府還將1996年的“斯巴尼阿拉納獎”授予以非暴力爭取自由的西藏流亡社會。

1996年9月26日,激進(radical)組織在世界七十多個國家舉行為期三天的大規模示威游行和絕食活動,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十一世班禪仁波且和民運英雄魏京生,據不完全統計,在三十多個國家中有一千四百餘人參加絕食活動,其中包括十五名意大利議會議員。另有給江澤民的六千多封明信片從四十二個國家寄出。

1996年12月,土耳其將當年的森納卡洛和平獎授予達賴喇嘛。頒獎單位負責人致詞時表示﹕達賴喇嘛不僅將人類邁向和寧之路時的主要障礙怨恨、憤怒以及戰爭等昭示於人,而且將這一偉大的思想與民族自由斗爭緊密結合起來,因而成為世界和平的象徵,因此,我們代表所有熱愛和平的人們將和平獎授予達賴喇嘛。

繼德國議員代表團於1997年9月2日訪問西藏,1998年3月8日,由美國總統選派的美國三人宗教代表團也前往中國和西藏考察宗教信仰自由狀況,表現了美國政府和人民對中國和西藏的信仰自由被剝奪狀況的極大關注,代表團向中國官員表明他們對中國政府鎮壓信教藏人和控製干涉宗教信仰自由的行為極為憂慮,特別是對被中國當局拘押的班禪轉世靈童目前的處境和健康表示焦慮。

1998年3月,匈牙利議會的四十五位議員寫了一封有四項內容的呼吁信,其中對西藏的現狀表示憂慮,呼吁中國政府為了解決西藏問題而盡快與達賴喇嘛和他的代表會晤。呼吁信經全體議員簽字後轉交給中國政府。

1998年6月25日,美國總統克林頓開始為期九天的訪華之行,期間最主要的行程是與江澤民會晤以及隨後召開的記者招待會,在記者會上,克林頓總統明確表明了美國政府對西藏問題的立場,要求江澤民為了維護西藏的宗教與文化而盡早與達賴喇嘛進行和談。這次的記者招待會通過電視等傳媒傳遍以中國為主的全世界。

1998年9月15日,愛爾蘭總統帕拉智訪華並與中國主席、總理會晤時,就人權問題,特別是就西藏問題進行討論,並以愛爾蘭為例,呼吁中國政府與西藏人民普遍支持和尊敬的西藏領袖就西藏問題直接進行和談。

1998年9月,聯合國人權專員洛賓遜夫人前往中國和西藏考察人權狀況時,與中國官員就西藏問題展開討論,並為了了解西藏學校和寺院學習藏語文的狀況而特意帶去由設在達然薩拉的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翻譯發行的《國際人權宣言》藏譯本,在一所學校散發給該校學生。

1998年10月6日,英國首相布賴爾訪問中國,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改善香港回歸後中英間的緊張關系,但在與中國總理單獨會晤50分鐘期間,基於英國西藏友好團體和人民的意願以及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國際責任而向中國政府提出並討論了西藏問題。

1997-1998年間,世界各國領袖對西藏問題表現了高度關注的態度,除了上述人權專員,瑞士、德國、丹麥、意大利、挪威、法國、愛爾蘭等國也先後派出正式代表前往西藏。

介紹西藏的傳媒

以往西藏境外只有印度的德里和卡雄電台播放藏語節目,由於是官方經營,其中很少報道政治信息。但其所播放的以達賴喇嘛講經錄音為主的宗教內容對維護宗教起了積極的作用。

其後,『美國之音』藏語台、『自由亞洲電台』藏語台以及『自由西藏之聲』等電台先後成立,使西藏境內的人民可以沖破中共的新聞封鎖,及時收聽各種有關新聞和評論等。最近,美國議會又通過了加強自由亞洲電台的決議。

另外,隨著科技的發展,有關西藏的信息、特別是有關西藏人民喪失信仰自由和人權等內容的信息通過國際網絡傳遍全世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海外華人創辦的中文媒體中,沖破禁忌,刊登有關西藏的新聞和學者專家的論述日益增多。

源遠流長的印藏友誼

西藏和印度不僅有著密切的宗教、文化聯系,而且也是長久和睦相處的友好鄰國,因此,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及西藏政府和人民在遭受外族入侵而流亡國外時,不僅得到印度政府的庇護,而且為流亡藏人提供了一切可能的方便,對此,西藏人民是永遠不會忘懷的。

同時,西藏問題也直接涉及到印度的國家利益,因此,客觀現實也使印度政府無法對西藏問題置之不理,許多的印度議員和政黨以及學者國家等也對此發表了許多中肯的文章或言論,他們認為,如果西藏恢複獨立,則第一﹕在沒有中共威脅的情況下,邊界問題容易解決;第二﹕可以免去目前龐大的軍事開支;第三﹕可自由推展雙邊容易以及宗教信徒可以自由往來朝聖並提高旅游業的發展等等。因此,許多組織和個人要求印度政府在國際形勢轉向有益於西藏問題的解決之時,抓住時機,支持西藏人民的事業。1988年,印度總理拉吉甘地訪華期間,在與鄧小平五十分鐘的會談中,有三十分鐘是討論西藏問題。當時隨行的印度副外長納特巴森指出﹕總理深刻體會到中國政府是如何把西藏問題視為頭等大事來對待的。顯然,中國和印度都將西藏問題視為一件重大的問題。

在印度,印藏友好協會已發展到三十多個中心分部,位於喜馬拉雅山區的人民為了支持西藏而先後多次舉行長途游行,表現了牢不可破的藏印友好關系。也因此,中國政府1993年的一份秘密文件中指出﹕各方面支持達賴分裂集團的情勢日趨嚴重,其中印度是最為惡劣的。這其實也正好反證了藏印友誼。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