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周日, 4月
13 New Articles

中国通过谎言宣传历史事实。 但不要忘记毛泽东“文革”的种族灭绝。 照片:文件

视图/分析
Typography

(編者按:本文為文革50年而作。着重論述毛文革與習近平統治的共性。指出毛文革特色至少有三:造神運動,紅色恐怖、無法無天。看當今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政壇之腐敗、黨姓媒體之無恥、文人墨客之媚上,以及網路上校園裡的告密整人之歪風,處處體現出毛文革特色。)

今年是1966年毛澤東發動領導的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50周年,文革流產40周年,也是六四屠殺的27周年。生逢此劫難是一個人的大不幸,但能在自由的美國反思毛文革之惡,則是一種幸運。我們這一代人責無旁貸應該為後人留下親歷者的見證,因為毛文革之於歷史、民族、個人家庭,以至人類歷史均無任何進步意義。這場運動從一開始就不得人心,卻得以持續10年之久,直到發動者去世才被宮廷政變中止的歷史表明:中共政權的反民主反人權性令其國策的制定實施具有歷代帝王的人治特色,經外來共產主義的公有制和階級專政的強化,在黨魁獨裁禍國殃民時,党國制度完全沒有能力制止其氾濫成災,直到人亡政息。

毛文革時普遍的侵犯人權、隨意剝奪人的生命、尊嚴、財富和信仰是有目共睹的。有人至今津津樂道那短暫的所謂「大民主」、「言論結社空間」,卻因遇羅克等敢言者被公開處決,以及隨之而來的清理階級隊伍等濫捕濫殺運動而成為有組織迫害的陷阱,塗炭數億中國人。

後毛時代,以鄧小平為首的反政改派對毛文革罪行的掩蓋是導致1989年六四鎮壓的一大禍根。鄧後至今,毛文革和六四成為中共諱莫如深的敏感禁區,真相被掩蓋、受害者被迫害,施害者或得益者變本加厲濫權貪腐。習近平接掌最高權力意味著毛文革獲利者集團掌控了党國命運。前知青党支書、工農兵學員習近平重提「東西南北中,共產黨是領導一切」的文革口號表明,毛文革從形式到內容都在重演。中共拒不清算毛文革及六四罪惡的種子已經結出霾毒惡果,党國走上重蹈蘇共崩潰的覆轍。歷史和現實警示我們:共產革命不廢,毛式文革不止。

共產主義是德國人馬克思創立的反傳統反人性的暴力革命理論,是被列寧史達林付諸實踐的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當權者搶奪私人財富、愚弄奴役人民的「主義試驗」。這一風行20世紀、禍及數十國、整死數億人的「紅色恐怖」烏托邦,經過三四代受害者的犧牲和苦難,以蘇聯及其衛星國共產政權的相繼崩潰而告失敗。國際共運在其發源地歐洲被掃進歷史垃圾堆,中國大陸成為地球村殘存共產5國(中、朝、越、老、古)的幫主,儘管朝鮮和越南並不買帳。

一、鄧的六四屠殺與毛的文化革命一脈相承

今年也是北京64屠殺的27周年,照例是中共最敏感最恐懼的日子,因為共軍坦克碾壓的不僅是無辜平民的身體,更是中共執政為民的謊言,令世人看到,鄧路線與毛路線一脈相承,都是為維護共產黨專政,不惜犧牲無數百姓性命的獨裁路線。鄧不是改革者,而是維護毛制度、袒護毛罪惡的獨裁軍頭。

回顧50年前毛文革從爆發到10年後破產,以及六四慘案的歷史,再看今日中國大陸官場之敗壞荒誕可知:中國共產黨是山寨蘇聯的德國馬克思共產主義外來勢力的代理人,其理論和實踐與中國傳統和中華民國法統格格不入。中共雖然靠消極抗戰和「反獨裁」等口號,乘二戰盟軍勝勢而擴充了軍力,打敗了國軍,奪取了大陸政權,但中共建立的蘇式共產政權卻始終無法獲得本土社會中上層、知識界、城鄉有產者、各族宗教界等的由衷支持,工農大眾也因生活困苦失去自由而心懷不滿。

正因為如此,中共奪權後不斷搞政治運動、靠暴力壓制民間及黨內不同聲音維繫獨裁統治。毛澤東至死也不放棄獨攬大權,發動「土改」、「鎮反」、「抗美援朝」、「公私合營國有化」、「反右」、「大躍進」、「公社化」、「四清」等共產和思想改造運動。中共在消滅地富資本家傳統知識精英及宗教領袖的同時,還整肅了大批黨內異己勢力,包括高崗、習仲勳、彭德懷等。死於非命者數以千萬計,尤其是在60年代的人為大饑荒中。

文革是毛自1949年以來實施共產和黨內外整肅路線的延續和深化。共產風失敗後,毛發動文化大革命,以打倒黨內走資派為名清除異己,神話自己,繼續革已經一無所有的平民百姓和「階級敵人」的命,將共產革命從奪取掌握政權和財富推進到在意識形態及一切領域的全面專政,將國人從無產貧困推入精神奴役的深淵,徹底瓦解了中國傳統文化和人性道德,以實現共產黨從壟斷全民財產到改造全民靈魂的目標。

毛澤東死後,國人如釋重負,對文革的積憤瞬間大爆發,全國上下人心思變。華國鋒、葉劍英等順民意搞宮廷政變,逮捕了包括毛遺孀江青在內的文革派領導人。國人期盼從此思想得解放,政治改革呼之欲出:如北京西單民主牆有魏京生提出「第五個現代化」實行民主制度的呼籲;全國各地知青以示威抗議,甚至暴力手段反對上山下鄉運動,大舉返城;歷次運動受害者,包括「右派及各類階級敵人」,借中共解放老幹部之機,紛紛要求平反冤案;農民渴望自主耕種、自由處置農產品,抵制公社化;工商界要求政策鬆綁;知識界嚮往言論出版自由……本來毫無希望的荒野開始顯露出生機。

中共宣傳機器堅持說,是鄧小平開啟了改革開放。但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應該不會忘記,鄧既不是農村改革的宣導者,也不是政治民主化的推動者。恰恰相反,鄧在竭力維護毛式社會主義制度,阻撓政治改革:如逮捕重判魏京生,推倒西單民主牆;拒不給右派徹底平反;提出堅持毛路線的四項基本原則;以黨中央「決議」及「三七開說」為毛開脫罪責,嫁禍林彪四人幫;封殺黨內外追究毛文革元兇、剷除毛文革毒根的訴求。

中共稱鄧為第二代領導人,其實鄧是毛同代的中共領袖,位居中共總書記,協助毛領導過一系列整肅運動,包括反右運動。文革中鄧被毛打成黨內第二號走資派後,曾主動寫檢討書向毛表忠心,發誓永不翻案。鄧曾留學法國,卻毫無自由民主理念,作為後毛時的唯一軍政強人,與胡耀邦、趙紫陽不太整人的開明相比,鄧是強勢維護党領導和毛主義的太上皇,八九民運時被稱為中共垂簾聽政的慈禧。他效法林彪的四個念念不忘(階級鬥爭、專政、突出政治、毛思想)提出四項基本原則(社會主義,專政,党領導,毛思想),口頭上尊重知識,下狠手整肅知識份子,如點名批判開除敢言知識份子方勵之、劉賓雁等。

鄧以軍權壓政改,發動毛文革式「清除精神污染」和「反自由化」運動,整肅黨內外異己,支持反改革派逼退逼死「對學運軟弱」的總書記胡耀邦,放縱家人紅後代利用權勢官倒經商牟取暴利,激起公憤和八九民運。面對學生市民的反腐政改訴求,鄧強硬壓制,罷黜軟禁主張對話反腐敗的總書記趙紫陽,調動軍隊「六四」屠城,斷送了尚未展開的政治改革。

鄧將八九民運看成是以蘇共公開化為先導的共產制度危機及東歐反共勢力興起的中國版,提出「大氣候、小氣候」論,用大規模殺人維繫中共統治,徹底暴露了中共政權與民主憲政為敵、與人民為敵的本質。黨內外「改革派」全軍覆沒,党國開始了以暴力鎮壓民眾、全黨以權謀私的後鄧時期。中國大陸失去了一次和平政治轉型的機會。而在臺灣,繼承中華民國憲政法統的國民黨1987年解除戒嚴、開黨禁報禁,不到十年實現了總統普選,進入世界民主國家行列。

二、毛文革陰魂不散

中共當年拒絕徹底清算毛文革,埋下政治改革流產隱患;六四屠殺阻斷了中國民主化進程,導致今天中國大陸人權迫害加劇、官場腐敗、道德淪喪、家庭破碎、謊言充斥、假貨氾濫、環境污染。在這方面,中共比當年的蘇聯及其衛星國走得更遠,中共對各民族傳統,如藏傳佛教、維族伊斯蘭教的戕害更甚。在蘇東共產黨政權風雨飄搖、爭自由求民主的呼聲大起時,鄧為維繫中共政權,不僅繼續實施「毛文革」整人術,通過「清汙」、「反自由化」運動整肅黨內外主張政治改革的力量,還效法毛澤東指定接班人惡習,以軍委主席身份借軍事管制之機,欽定江澤民和胡錦濤為繼任黨魁。鄧「退休」後仍「南巡」垂簾聽政。當局將其美化為「堅持改革」,我視之為他維護鄧家私產及挽回個人威望之舉。

江胡繼位後,因毫無民意基礎,提出穩定壓倒一切,不斷強化軍警特,以高於國防預算的維穩經費暴力防範民變。結果是,黨權無法無天,全黨全軍全國上下唯利是圖,一切向錢看,腐敗盛行。隨著中共財富的迅速增加,黨官貪腐規模空前膨脹,政治局委員常委、軍委副主席及其家人動輒貪污受賄數百億,私家房產無數,開立海外帳戶洗黑錢,甚至殺人越貨。黨內軍內買官鬻爵風行,社會上貧富差距驚人,官商勾結放任血汗工廠污染企業胡作非為,導致假貨毒貨氾濫,環境污染,國人生存狀況每況愈下,黨官權貴紛紛移民海外轉移資產。

習近平接班後,公開表示對蘇聯崩潰耿耿於懷,擺出要挽救共產黨的架勢。手法是,將一切權力集於自身,私設無數領導小組,自任組長,效法毛和鄧的獨斷專行。習集權三年多,不僅沒能遏制官場腐敗,反在復辟毛鄧時的紅色恐怖:封網愚民,海外綁架,電視認罪,查禁書籍。習靠中紀委選擇性打貪,官場人人自危,黨官或攜款逃離,或暗中轉移家人財產當「裸官」;更有自殺保同黨及家人家產者。國際上,習學毛輸出中共理念,四處撒幣加炫耀武力。效果是,党國與周邊各國關係日趨緊張,製造的國內外敵人多過中共建政史上任何時期。

三、中共進入毛文革得利者掌權時期

中共在鄧小平之後,已經沒有了產生毛鄧式軍政強人的客觀條件,為黨內民主及選舉制提供了契機。但鄧後的江胡依然拒絕政改,甚至連黨內民主都不敢提。黨魁接班上位全由黨內大佬黑箱操盤,各級領導上位靠拚爹、拼媚上、拚年齡、拼假學歷。中共政權傳到了50後文革一代手中,以習近平為代表的毛文革獲利者集團接班,國人開始品嘗毛文革結出的苦果,經受「二茬」的文革罪。

國際共運史表明,接班人問題對任何共產黨政權來說都是致命的內鬥之源,而以最欠缺民主傳統的中共為最烈,尤其毛鄧時期,黨首落難者最多。江胡時中共內鬥似有緩解,後胡時又趨激烈,出現習薄周令之爭。面對中國大陸社會愈益敗壞,野心勃勃的文革紅衛兵薄熙來借胡溫交班之機,標新立異「唱紅打黑」舉毛文革旗,辦紅歌隊懷念毛,籠絡人心;強化警力,以打黑為名,用毛打土豪手段劫富枉法,「黑吃黑」。若非「意外」在內訌中讓對手抓住把柄,對後代小字輩習近平很不服氣的薄熙來說不定會「大展宏圖」,看習在實施沒有薄熙來的薄路線即可知習薄之爭乃宮廷權鬥。

江胡及中共元老選擇了毛文革獲益者近平為接班人。政績平平的習以毛鄧為師,唯恐步蘇共後塵而崩,肯定毛文革,將國人繼續禁錮在共產牢籠內。本屆中共中央由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這些「毛文革」得利者組成,令世人再次見識了紅衛兵造反派的無知無畏無法無天。

習是毛文革獲益者集團的代表,其領導班底大多為知青、党支書、工農兵學員等。習近平從知青到村支書,自薦成工農兵學員,靠拼爹進入軍委秘書組,是沒有經過民選的黨官,在任省長時,未見可稱道政績,卻「攻讀」了在職馬列主義博士。總理李克強也是知青村支書,在職「攻讀」了博士。他雖然在文革後考入北大,經過80年代大學校園的自由化薰陶,但他以共青團幹部身份入仕,「六四」鎮壓後改革派全軍覆沒,他如魚得水主政地方,卻未見政績。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也是工農兵學員。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是知青,縣革委宣傳幹事,工農兵學員,曾留學朝鮮。意識形態左王劉雲山中專學歷、文革時宣傳幹事、中央黨校函授生。副主席李源潮也是工農兵學員。通過公平競爭發揮特長不是他們的長項,職業黨官生涯令他們個個深知中共官場潛規則。

四、習文革得利者班子共性:抗拒普世價值

習近平接班伊始就提出,不能否定前30年。實際上是不願否定中共執政的非法性,為毛文革張目,對抗普世價值,即二戰以後《世界人權宣言》等確立的人權民主觀,對抗全球一波又波的民主化大潮。本屆中共班子成員都是職業中共黨官,都未經民選、都無突出政績。他們上位全憑黨內大佬青睞。從就任以來的言行施政可見,他們是在恪守已經崩潰四分之一世紀的共產路線,站在獨裁者一邊,繼續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為敵。

在習治下,中國大陸假貨毒霾、人權迫害、貪官當道、經濟下滑、國人爭相外逃……腐敗不僅沒有遏止,反而愈演愈烈。追根溯源,皆因習不思悔改,繼續走毛文革全面專政之路:搞電視遊街,低頭認罪;封網閉關鎖國,愚弄百姓;與線民、訪民、異議人士、律師、媒體人、藏人維吾爾人港臺人為敵;禁止香港普選;拒絕與達賴喇嘛會談;干預臺灣政治;警民衝突、民族矛盾激化;港臺離心離德。

外交上,習效法毛爭當第三世界領袖,以獨裁者為友、高舉反美旗幟,站在歷史錯誤一邊。中共暗撐共產小弟朝鮮金家政權擁核武,威脅周邊無核國家;令韓國部署美國反導系統;在東海,中共挑事導致日本強化日美聯盟修法強軍;在南海,中國填海造人工島機飛機跑道,炫耀武力,將越南、菲律賓等國推入美國懷抱。北面的俄羅斯和南面的印度也與中共面和心不和。中國當局對最近海牙國際仲裁庭有利於菲律賓的南制裁的暴跳如雷,卻得不到俄國的回應。今日中共外交陷入了毛文革以來最孤立的泥沼。

五、徹底清算毛文革阻力重重

習以毛文革造假神加鄧暴力鎮壓的治党治軍治國手段,搞網上文革,意識形態戰;電視遊街、境外綁架;恢復計劃經濟、派員警護市挺國企,煽動民族主義反美、挑起外交危機,在全球「大撒幣」爭當第三世界的頭……粉碎了「文革不會重演」的幻想,國人再陷「文革」噩夢而不自知,究其緣由:

1、文革親歷者的自戀情節。主要是習李掌權者及權貴者集團美化自己,的宣傳,以及御用文人的吹捧。一些文革知青獲利者或「成功人士」,或為標榜自己有奮鬥精神「接地氣」,而美化歪曲自己的文革經歷,為當前權謀私的特權作注;或選擇性回顧那所謂昔日「美好時光「,淡化或歪曲對自己不利的歷史事實,以證明自己如今的「成就」來自文革的「歷練」。有些落魄者也將被折磨描繪成自覺「曆煉」,說那被葬送的少年時光是自願奉獻的「無悔青春」、「歲月甘泉」。在對毛文革的誤導性評價方面,習遠比毛死後的任何黨魁(胡趙、鄧、江、胡)都更為露骨和無恥。一些紅後代當年紅衛兵刻意掩蓋真相,將紅衛兵有組織打人抄家說成「群眾自發」行為,或以官方紀錄的殘缺為紅衛兵暴行開脫。

2、中共宣傳機器的洗腦。中共繼續供奉毛澤東遺體及畫像作為其政權合法性的象徵。在網路化的21世紀,當局一方面封網遮罩海外自由網站,強令所有媒體必須姓黨,開動宣傳機器日復一日喋喋不休地歌頌中共「豐功偉績」,掩蓋歷史真相,雇傭職業「五毛」,企圖「奪回」民智已開的網路輿論陣地。另一方面,通過抓捕、重判、綁架、失蹤、認罪等鎮壓手段,製造恐怖氣氛,對國人強行洗腦。凡揭露記錄中共黨史,包括文革史、六四鎮壓史的,均被扣上「歷史虛無主義」帽子,予以封殺,如《炎黃春秋》等。

3、黨國精英階層權貴化。大批企業主、影視明星大腕活躍在商界影視文壇,他們重名利輕道義,奉行金錢第一主義,向中共獻媚,分享油水,配合中共改寫歷史,淡化毛文革的紅色恐怖,鼓吹鎮壓有理,營造「沒有共產黨,中國就會亂」的妖言惑眾。加之中共籠絡港澳臺愛党政客富豪進入大陸各級「人大、政協」,以党國精英身份反對爭取人權民主的草根「民粹」,貶損民眾維權行動,配合中共宣傳與普世價值為敵。

4、中共砸錢搞海外「大外宣」,分化瓦解反對陣營。中共在世界各地開辦免費的「孔子學院」,輸出共產黨文化,以愛國統一為號召,大量收買海外中文媒體,收買外籍文人墨客及僑界的親中人士,為習唱讚歌,掩蓋歪曲中共禍國殃民歷史,離間海外民主運動和反對勢力。海外反對陣營也有歌頌毛文革「大民主,造反有理」,或吹捧天安門屠夫鄧小平者,為中共出謀劃策者。連深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也在回避習朝罪惡,好像通過「打江」可以離間中共中央。此外,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党國權貴貪官移民海外,或將家人移民海外,海外僑界主流越來越親中共。華裔社群如留學生、同鄉會及華人教會等紛紛展現「愛國情操」,拿著外國人身份鼓吹「中國崛起」。

六、毛文革與習統治的共性

溫故而知新,若說毛文革有何特色?至少有三:造神運動,紅色恐怖、無法無天。看當今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政壇之腐敗、黨姓媒體之無恥、文人墨客之媚上,以及網路上校園裡的告密整人之歪風,處處體現出毛文革這三大特色:

一)史無前例「造神」運動

習大搞個人崇拜,自命無數小組長頭銜,集一切大權於一身,提出不可妄議中央,要全黨向習看齊。恰如當年毛澤東自知因搞運動陷入經濟困境,權威受到黨內質疑,不甘心被劉鄧搶風頭,故以「階級鬥爭為綱」,將黨內異己打成走資派,在黨外堅持鬥爭地富反壞右及其子女親屬,鬧文革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幾乎無人不被革命,唯有毛是最英明的偉大領袖,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林彪吹捧毛最偉大,被批為「當面喊萬歲,背後下毒手’,被妻兒裹挾,死無葬身之地。整個文革運動在毛及其妻子江青的「文革小組」操控之下,以毛「最高指示」和「語錄」為指導,靠「紅衛兵」及「專案組」任意拘押折磨,以「兩報一刊」社論指引全中國變成軍營、武鬥場、瘋人院、勞改營。比蘇聯流放地古拉格更可悲可笑。「紅衛兵」、「紅海洋」、「宣傳隊」、「樣板戲」、「學習班」、「憶苦飯」;「遣返原籍」、「五七幹校」、 「上山下鄉」……目的只有一個:要全民在靈魂深處鬧革命,將毛思想「融化在血液裡、落實在行動上」。

二)製造紅色恐怖

習在以反腐為由整肅黨內異己的同時,掀起意識形態戰,封網、抓大V,綁架香港書商,無限期拘押律師及維權人士,判維族學者終身監禁,在高校建立告密者「五毛」隊伍。習緊握軍權槍桿子和公檢法刀把子,製造紅色恐怖,如毛文革時的人人自身難保、個個爭先表忠心。

毛搞文革的手段之一是支持自家子弟充當先鋒打手,煽動中學「紅衛兵」打砸搶,破四舊。我還記得當年母校北京八中校門裡一排工具房牆上那血紅的「紅色恐怖萬歲!」標語。那是不許一般人進入的非法拘押刑訊之所,常傳出哀嚎聲。有打人特權的紅衛兵自誇,為省勁,他們讓流氓相互對打。我曾目睹一個老太太在校園裡被紅衛兵群毆之死,說是對抗抄家……打人抄家上天安門是被嚴格組織的,我沒看到校園裡有任何「自發的」造反、批鬥、拘禁。

習選擇性抓貪官,既反映出中共官場無官不貪的現實,也營造出某種人人自危氣氛。中紀委隨意非法抓人刑訊,令眾多官員被「抑鬱」自殺。在毛文革時的有組織紅色恐怖下,人人可能成犧牲品:當年有同班同學被同班紅衛兵打得面目全非,只因不是幹部子弟,卻對外自稱「紅衛兵」。被打同學事後說,在被關押期間曾被強迫抬過一些死屍。八中女書記華錦據說被毒打後在被關押小屋裡用鞋帶「自盡」。校長溫寒江只因49年前在南京政治大學畢業時受到過蔣介石接見,就被剃陰陽頭打入勞改隊,每天被押送打掃廁所,敲著臉盆罵自己,「我是反革命」。

紅衛兵自己也沒安全感,有參加過長征的老革命被趕出中南海後,兒子被迫退出紅衛兵,「自願」離開北京上山下鄉。一個少年玩伴的父親,只因二戰時是美軍翻譯被批鬥後跳樓自盡……。當時人們內心普遍存在的的恐懼,在今天大陸處在國保監視下的人權活動人士中可看到蹤影。

三)自上而下無法無天

毛文革是一場人禍,也是侵犯人權之禍,無任何民主自由可言。毛坦誠自己「無法無天」。國人上行下效,父子反目,家人成仇;虛偽成風,全民造假;道德敗壞,無恥至極;遺毒至今,花樣翻新。中國大陸政權是山寨蘇聯的,與蘇聯相比是個冒牌的國民基本無福利的共產黨國,中共搞「共產」則是實打實的:占地強拆,國富民窮,党富官貪,怨聲載道。

習近平號稱「依法治國」,實際上卻淩駕憲法法律之上,立法治民。他要求各行各業只能姓党,立法管制網路言論雷厲風行,未見立法反執政黨貪腐。維權律師被圍捕,或無限期關押、或判以重刑。各地冤民、被強拆遷戶、退伍老兵投告無門。國人隨時可能因質疑當局而被失蹤、被綁架、被病或被死。難怪有線民稱「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與毛文革無法無天有一拼:

1、組織造反抄家;2、挑動武鬥;3、強行上山下鄉。

1、至今還有人津津樂道毛文革是「自發造反」,打倒党幹部。我的經歷則是,「造反」是組織的無法無天。紅衛兵抄家「破四舊「是在派出所帶領下的打砸搶,校園裡堆放著抄家搶來的古字畫、刀劍、瓷器、紅木傢俱等。習上臺後表面上恢復孔學孔廟,卻嚴厲打壓藏傳佛教、新疆伊斯蘭教,拆除基督教堂的十字架,剝奪信仰自由。毛號召造反有理,煽動「造反奪權「,如上海工人被組織遊行集會慶祝成立「上海公社」,原市領導陳丕顯曹荻秋在臺上被批鬥,活動組織嚴密,秩序井然。今習對民間自發抗議怕得要死,在高校組織網評告密網路,監視教師講課輿論,以解聘相威脅。

2、挑起各派武鬥樹立個人權威:毛放縱各造反派武裝對峙。我們曾借大串聯之機遊山玩水,在大連海運碼頭被一派「造反派」架著機槍武裝拘押,幸虧有同學帶了空白「北京三司紅衛兵」介紹信,因此派認同「三司」,我們才被釋放,被告知,若落入對立派手中,會被長期關押。當地駐軍故意保持中立,私下為某派提供武器。習為對付日益離心離德的網路輿情,自任網安組組長,效法毛開文藝座談會,接見網路「五毛」,組織網路「五毛黨」,設立網路員警,一方面封殺批評言論,一方面在網上組織謾駡攻擊質疑中共者,要奪回網路輿論陣地。

3、關閉大學:文革時毛一句話就將數千萬青年(大多是未成年人)從城市趕到窮鄉僻壤,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發動上山下鄉運動。期間各地知青家長盡顯其能:有權的或「走後門」當兵,或當「工農兵學員」返城。沒權的或賄賂領導,或弄虛作假裝病返城;還有利用特權從兵團農場轉到工礦企業曲線返城。在建設兵團,甚至有知青武裝脅迫官員開證明返城。上山下鄉運動以失敗告終,其副產品是全民行賄受賄,走後門成風。

習近平是此風獲益者,下鄉期間入黨當了村支書,再利用職權送自己進京當了工農兵學員,以小學文化「上大學、管大學、改造大學「。習畢業後靠父親權勢參軍、進入中央軍委秘書班子;後被「派當」縣委書記。在福建主政時,他未經研究生統考就「攻讀」了在職博士,假文憑成其鍍金上位階梯。

結語:除毛文革夢魘,唯有憲政民主

二戰後,進步人類為避免世界大戰禍患,建立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確立了尊重人權、政府民選等普世價值。1990年代蘇聯陣營自行崩潰,宣告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終結。目前不僅看不到習近平政權有任何政治改革意向,反愈益顯現出其頑固僵化和倒行逆施:提出禁止談論新聞自由、普世價值、公民權利等七不准;不許砸共產黨的鍋;不許妄議中央;要求一切姓党,要求向他一個人看齊,改軍區為戰區等;再聯繫到他出訪外國時大曬外國書名,無一不凸顯其無知無畏的「造反派」脾氣,成世人笑柄。

奈何世事比人強。從愈益覺醒的中國網民,到網上輿論對習集權的強烈反感;從臺灣親中的國民黨敗選,到流亡藏人行政中心的民主選舉;從香港民眾要求真普選,到年輕人發出獨立訴求;從中國各地不斷興起的工潮示威,到不斷升級的警民衝突及日益增加的群體性抗爭事件;可以預感到,中國大陸民主化的腳步近了。習在網路時代繼續搞「毛文革」已是強弩之末,獨裁者的喪鐘已經敲響。走憲政民主之路是根絕「文革」重演的唯一途徑。此役可謂,中共一敗將永無勝算,自由一勝將永駐民心。

(此文綱要是應今年美國首都華盛頓的紀念文革50周年研討會之邀而寫並在會上發表)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