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周三, 6月
9 New Articles

前政治犯阿德阿妈分享在西藏遭遇酷刑的经歷

采访/回顾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6年8月25日达兰萨拉报导』 少数可以述说西藏遭遇酷虐故事、仍存活的藏人,阿德阿妈在接受採访时,与《国际西藏邮报(TPI)》分享关于她在监狱裡的经歷,以及她对西藏的政治观点。

阿德阿妈,1928年出生于康区新龙县(Nyarong)。她一直过著平静的放牧生活,直到中共佔领西藏。她个人的悲剧始于1958年,当时她的丈夫被认為是个滋事份子,因而遭到中共当局毒杀。不久后,她的妹妹被抓,為了杀机敬候,竟在市民广场忍受公开羞辱。几个月后,阿德阿妈本人也参与其他300名妇女,在反对中国统治的抗议活动中被捕。在这些300名妇女中,仅有4人从监狱的严重飢荒和强迫劳动倖存下来。

在她被捕的当天,她的身边带著她4岁的儿子。她告诉邮报说,中共警方逮捕我,我的儿子抱著我的腿大哭了起来,但中国人用脚把他踢开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她回忆说,被捕的藏人全都被集中在体育场,围观者被告知好好的看著他们,中国官员大喊著,「看看他们,谁才是赢家?达赖喇嘛或是即将被杀的囚犯!」

「这场中共的斗争秀期间,我旁边站的是我的小叔白玛坚赞。我们的脖子被签上了字,但我不懂中国字,我只能看到白玛的红色的字,这表明他将在那天被处决。在过程中,中国领导人既唱歌又跳舞的,突然朝白玛头部开了两枪。他被杀死了,他的脑浆和血喷到我身上。」阿德阿妈说。

阿德阿妈被关在牢裡期间,没有得到任何真正的食物。她说,「(中国人)会提供我们半杯他们所谓的玉米薄粥,但实际上只是像水一样的粥必须撑过一整天的时间。在这样的飢饿之下,我们开始吃我们的皮鞋,倒是有些止飢的帮助。当然,三年处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了很多人。」

然后,倖存的4名妇女,被移监到西藏打箭炉(Dhartsedo)的另一所监狱。在那裡,他们不必挨饿,但是却饱受了殴打和酷刑。

「有一天,我们四人,被带到外面。有许多人在那裡,但我们不认识任何人。中国人嘲笑我们,说著『12000名囚犯已经死亡』,所有坏蛋和不好的人都死了。」她说她在那天被移监。

「我们不肯说达赖喇嘛尊者不好,就惨遭殴打。我发誓,(中国人)用针刺我的指尖,很多次被打耳光,我的右耳就失去了听觉。如果有人不服从他们,他们像这样把我们的手[把双手绑在背后]吊起来,然后在下方烧火。开始冒烟,就往火裡扔一把辣椒。使得我们无法呼吸、甚至尿失禁。」阿德阿妈在参与西藏口述歷史计划时接受採访说。

阿德阿妈在参与西藏口述歷史时解释说,她认為「中国的计划是杀死所有的西藏政治犯,教育年幼的孩子,并将孩子们变成中国人。消灭西藏民族。那麼中国可以在没有西藏人民的情况下,顺利统治西藏。小孩子们不懂事,而大人会死。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桩喜事。」

1985年的某一天,邓小平,中国在1978至1989年期间的最高领导人,在他许多改革的其中一部分,就是宣佈释放所有政治犯。

她获释后,原先呼吁西藏独立。她支持如西藏青年会和西藏妇女会,所有要求完全独立、以及不赞同藏人行政中央「中间道路」的组织。「在影片裡,在美国华府白宫,我举起了我的手,大声喊出『西藏完全独立』。」

然而,在各种场合和达赖喇嘛尊者谈话之后,她改变了主意。阿德阿妈现在呼吁「中间道路」,即秉持非党派的温和立场,保障中国和西藏人民的切身利益。如果实现,将可捍卫西藏的文化、宗教和民族认同,以及达赖喇嘛能够安全返回家乡 – 这也是今天很多藏人的主要愿望。「中间道路」将同时提供中国的稳定安全和领土完整。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