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周二, 10月
8 New Articles

西藏社会传统的性别角色所面对的衝击

采访/回顾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1年7月20日达兰萨拉报导』当西藏流亡妇女正加速迎头赶上她们的男性竞争对手时,西藏社会传统的性别角色,每天都在面对挑战。西藏人民议会及西藏妇女会执委,丹增.达东夏林(Tenzin Dhardon Sharling)站在一个独特的位置评论这样的变化。

国际西藏邮报记者最近与她碰面,从西藏社会各个面向,就当前西藏社会性别问题,听听她的看法与意见。

不论是藏人行政中央(CTA)已执行的及正在进行的民主化进程,让全球散居各地的流亡藏人都能够有机会免费接受教育,这也是致力于改变过去西藏社会性别不平等的重要因素。政治、行政和其他以男性為主的领域,现在都有妇女的位置,而通常西藏妇女与其丈夫的薪资足以抗衡,更遑论大学文凭了。

主张妇女发展的西藏妇女会(TWA),在1959年关键时刻裡匆促成军;西藏妇女会(TWA)的主要目标是争取西藏正义,以及争取足够的时间,让妇女同胞也能够和他们的男人们,共同对抗中国共產党。

由于西藏难民追随尊者流亡印度,并且在印度建立新定居点,西藏妇女会(TWA)也搬迁到流亡地,成為西藏文化的一大特色,倡导西藏境内外妇女的权益。

超过半世纪后,西藏妇女会(TWA)仍持续致力于培力、鼓励西藏妇女,而该组织俨然成為西藏妇女一个坚实的平台,让她们可以从家庭主妇跃入专业人士的领域。

28岁的丹增.达东夏林(Tenzin Dhardon Sharling)在许多方面体现了西藏妇女会(TWA)的成就。作為西藏人民议会民选议员和西藏妇女会(TWA)执委,她在西藏政治舞台上扮演著关键角色,透过她的位置為妇女同胞铺平一条康庄大道。

以下访谈内容,摘自最近国际西藏邮报与丹增.达东夏林(Tenzin Dhardon Sharling)访谈的片段:

国际西藏邮报:人们可以藉由西藏妇女会(TWA)的网站看到,贵会广泛的活动范围,涵盖从宗教到政治事务。而请问您,西藏妇女会(TWA)最完整的工作强项?

达东夏林:好的,如果你了解我们的使命,那麼妇女会致力于代表西藏境内没有声音的妇女姐妹们。这就是為什麼,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主张西藏妇女的权利,也同时参与流亡议会的事务;其实想要在西藏境内议会有所行动,其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顺理成章的承担起接踵而来的文化保护、宗教保护,以及当时的卫生保健和教育工作。

国际西藏邮报:国际西藏邮报经常收到来自有关西藏境内妇女挺身反抗中国共產党的消息;这是您对西藏境内妇女的看法,如同男人一样参与西藏自由运动?

达东夏林:是的。不过,我想如果是在1959年以前,我会说不是,因為当时是男性主导的社会形态,但我认為若不是当时的局势严重,妇女或许还无法站出来与男人们一起捍卫自己的国家权益;所以自1959年以来,妇女在西藏运动裡一直位居主导地位,而且非常的成功。我必须说,不只是在西藏,即使流亡社会,现在可以看到由女性领导的运动及其成效。

许多堪称楷模的人物都是我们的榜样,但在西藏境内,也是从1959年以来,即使是今天,妇女没有退居幕后,也没有放弃。2008年西藏抗暴,大家有目共睹,妇女、僧尼奋勇抗暴的身影;我认為这一切都源于一项事实,那就是妇女挑起应有的责任,而非以「我要照顾家庭、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当作藉口来推卸责任。

我认為西藏的奋斗与事业是妇女同胞的首要重视,他们也愿意承担责任,所以我认為对于他们在外虽然和男人一样享有平权,但你会感到惊讶,一旦回到家裡,其实妇女比男人操持更多的家务事。虽然在外的工作平权,但在家裡妇女其实做得更多。

国际西藏邮报:所以您的意思是说西藏妇女还是操持大部分的家务劳动,这是否也意味著西藏境内的男女性别比起流亡社会较不平等?

达东夏林:我会认為性别的不平等,是处于强加工作在妇女身上这方面,但我们的情况并非如此。同样的,我们的宗教、我们的文化,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对我们有相当的影响。举例来说,如果我的母亲和父亲,他们两人同样都很有能力,加上如果他们两人都閒著没事做的时候,然后有人敲门,说「我能喝杯茶吗?」,那麼总是我的妈妈起身拿著茶水瓶,倒给需要茶水的人一杯茶。

这并不是说我的父亲指示她这麼做,但我认為这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出于尊重你的伴侣或尊重你的家人,而你愿意採取主动迈出第一步。

真正让我害怕的是,如果这样的情况成為一种规范,久而久之,人们便视其為理所当然。例如,如果你去开会,你会看到女性在倒茶,而男性使用相机、电脑。并不是女性没有这种能力,而这只是女人们自愿把自己归在这一类的工作裡。

所以这就是為什麼我们要进行这样的性别意识培训,我们告诉妇女朋友们,男人也可以為你们端茶;并且告诉妇女朋友们拿相机没什麼大不了的,你们也可以。

因此,我不会说这是不平等,但的确是有区别。我认為重要的是,我们要从基本心态上去研究这些差异的原因,然后加以修正。变化非常快速,在过去五年裡,事情发生了些变化,妇女做著前人所不能做的事情。

即便西藏流亡政府已经查觉妇女地位的重要性,并在2008年制定8点针对妇女权益政策权;因此,成立了妇女培力平台,派遣一名协调员在尼泊尔、印度和不丹之间奔波,提供妇女朋友们培力训练,然而我却认為提供男性一点点意识的培训,也是很重要的事。

但相对于最坏的情况,甚至像印度,在西藏社会中尤其是妇女是非常幸运的,而今天,有时甚至男人觉得受到歧视,因為很多的东西,是专為女性设计的,并非為了男性。我认為数年后的今天,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妇女才能真正的脱颖而出,甚至超越男性。

国际西藏邮报:即使在中共的佔领之下,您是否觉得流亡妇女较西藏境内妇女享有更多的自由?

达东夏林:当然是流亡妇女享有更多的自由!主要是因為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世界裡,而且我们都可以接受教育,这是境内妇女被剥夺的权益。即使你去西藏,迄今仍然可以看到妇女从事挤牛奶、照顾家庭琐事这些工作;然而在这裡,你可以看到妇女在外工作、做决定和站在前线关照所有的一切,而且儘管在中共的佔领之下,我认為西藏流亡妇女拥有更多的自由和实力。

国际西藏邮报:男性藏人经常告诉我,藏人之间不必特意去强调两性平等,因為正如他们所说,藏人妇女受到高度尊重,并且是社会上极有活力的组成部分。他们也告诉我,但是藏人妇女很害羞,他们需要為了自己勇敢地站起来,抓住现存的机遇。您对这些话的看法?

达东夏林:我同意,但问题是,為什麼妇女朋友们无法站起来?这是因為一些男人的冷漠态度,如你所知道的,有些人真的是很冷漠的。当一个女人勇敢地站上舞台,或者是当她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男人们其实反倒是瞧不起她的。

如果一个女人经由选举到达一个更高的职位,男人们会这样的发出鄙夷的声音,「哦!她是个女人,所以无法单独旅行。」男人惯于替女人作主似乎是大势所趋,男人仍扮演主要的关键角色。这就是為什麼我会说,「是的,没有任何性别不平等,但是有区别的。」我认為,较于性别平等,我们更需要多一点的性别意识。

国际西藏邮报:作為新当选的人民议会议员,您认為女性议员如何应对在主要是男性成员的议会答询?

达东夏林:对我来说,最令人意外的是,男性主张应有更多的女性存在议会裡。如果你看到很多人支持我,或是协助我竞选的人们,都是男人在主导。这是非常震撼人心的,我认识到男人对于妇女潜力的认可,并且他们愿意承让。

即使在今天,很多人都来祝贺我说,「我们想要改变,我们可以在你身上看到改变的动力。」然而,比女性更多的男性前来祝贺,这是非常令人惊讶的。我不认為我们应该继续对藏人男性存在刻板印象,说他们為反对而反对妇女的一切成就。

有一部份的人,期盼发生变化,但也有受过良好教育,具有宏观、有思想的人,却不愿意看到妇女站起来了,所以我没有任何不好的经验或是因為是个女人而遭到排挤。

事实上,我看到很多的鼓励,我看到的东西,能够增强我的信心。因為,我是一个女人,他们会听我的,他们认為我们是非常顶尖、有能力的女人,并且我的议会同事都非常好,在议会裡我有12位妇女同事,他们都是非常有能力的女性。如果我们做得好,我认為下一届会有更多的妇女加入议会。很多责任正在我们的肩上,而基于许多妇女和男性的支持,我认為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努力。

国际西藏邮报:女性噶伦赤巴,您乐见这样的情况发生?

达东夏林:我想总有一天会出现女性噶伦赤巴,毕竟从甘丹颇章政府成立迄今也有500年了,而且西藏政体存在,但到今天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女性的政治领导人。有趣的是,尊者自己退休了,而他本人倡导更多的妇女领袖,所以我认為总有一天成真。

我不知道在2016年的下任噶伦赤巴选举时,是否能够出现一个女性的噶伦赤巴,但在那之后,肯定会有。我认為这是我们的责任,替女性晋升成為高层领导人铺上一条康庄大路。

国际西藏邮报:西藏流亡妇女所享有的民主成果、教育和全球化,西藏境内妇女迄今难以获得,并且也无法享有如同西藏妇女会提供的妇女领导培力方案。您希望未来如何帮助西藏境内妇女?

达东夏林:那麼,你知道我们真的很想与境内妇女有所接触,我觉得我们实际上是无法进一步做到一些所谓的领导能力培训,应该仍会在他们的基本所需上挣扎。境内妇女的基本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这就是為什麼需要集结一些计画,并且是可持续性,给予他们得以在未来数年裡可以有维持生活、像样的收入。

这是现在的当务之急,虽然我们很难接触到在境内的工作族群,因為他们担心来自中共政府的压制。但我认為,今年我们可以在西藏境内进行两项计画。

当然,我们必须要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不少正在兴建旅馆、学校的集团,提供在集团内的年轻女性奖学金,而我们积极地与这些集团接触;他们不断观察,也非常谨慎的聆听我们的想法或是回覆我,但我认為我们会取得进展。

在某些方面,我们至少可以做的是,在财政上或道义上的支持,这也只是必要的支援。因此,我们持续地努力争取,但我们尚未达到可望成功的阶段;实际上,可以向西藏境内提供生理体能方面的训练计画。

但能够努力的方面非常有限,我认為这是像梦一样的目标。你知道,截至目前為止,我们都不能看到自由[Rangzen]或任何改变,但基于目前紧迫的需求,就是帮助妇女取得更好的生活,我们一直在这方面努力,因為这是可以实现的,这就是现实面的需求。

国际西藏邮报:非常感谢您,拨冗与大家分享您的观点!

国际西藏邮报驻台北记者黄凯莉中文 编译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