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周一, 8月
39 New Articles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与丁一夫先生商榷

专栏作家
Typography

在最近结束的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凶相毕露,居然把“达赖集团”定性为“分裂势力”,把“中间道路”定性为“分裂主义的政治要求”。习近平甚至顽固地宣称∶“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

曾几何时,善良的人们对习近平的西藏政策抱有著幻想。但是自习近平上台三年来,西藏形势日趋严峻。说实话,一些对中共认识深刻的汉人早就看清楚了习近平。

三年前,在国际声援西藏特别会议上,我采访邵江先生时,他就直言∶习近平上台后,西藏问题只能更加恶化。原因有三∶一,从习近平个人历史看,他一直都是维护专制的官僚,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的所有反人类罪行,他都参与并执行了。他直接对浙江民主党和异议人士进行了迫害,对浙江民营经济和地下经济进行了摧毁。二,中共内部已经制定了一个关于对西藏的框架, 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正在不断地从这个框架里得到好处,所以,一般来说,任何人上台,都不会变动这个框架。三,像习近平这批在位的太子党,接受的完全是中国共产党的权贵教育,崇尚利益、崇尚暴力,迷恋权力和等级,而且十分贪婪,因此,他们自己不会主动改变。唯一的变化只能依靠藏人自己的努力,以及中国民间的反省。

●习近平遭到了“吃藏独饭”集团的反对?

然而,丁一夫先生却在最近撰文《中央统战小组与西藏问题僵局》,从清朝的驻藏大臣谈到中共治藏干部,声称当今“驻藏干部颇有点「臣在藏,君命有所不受」的特殊性”。他把当今汉藏冲突都归结于地方上的利益集团,一切都是下面的治藏干部不好,而中共中央并不信任他们,因此现在“习总书记要亲自抓西藏”。

丁一夫先生为中共中央开脱责任,说∶“中国的治藏政策被治藏利益集团劫持了”“任何改变都会第一时间遭到‘吃藏独饭’的集团强力反对” “他们出于个人和集团私利,需要藏区局势紧张,经常故意激起藏人对中国政府的怨愤,挑起中央对藏人的怀疑和敌视。” “就是这些人,最反对中央对藏区采温和政策,最反对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对话。”丁一夫还说∶习近平“要成立一个统战领导小组,这说明体制内有人在抵制总书记的统战思路。”

不知有什麽根据,让丁一夫先生这样乐观地预言∶“习总书记要亲自乾预治藏政策,并且将用他特有的风格来扫除障碍。”现在,习近平终于在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明确表态了。习近平遭到了“吃藏独饭”集团的反对了吗?他扫除了利益集团的障碍了吗?事实证明,在西藏问题上,中共并没有如丁一夫所说,有“疯狂”的地方集团和“温和理性”的中央之分。中国共产党在民族问题上只有一派,即大汉族派。

更为有趣的是,丁一夫还总结出“后来的历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多半遭到中央批评,或在‘出事’后黯然调离西藏。从任荣、阴法唐、伍精华、胡锦涛、陈奎元到张庆黎,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左。仕途顺利的只有胡锦涛┅┅”这倒让我想起了议员格桑坚赞与著名西藏作家唯色的推特对话∶

“中共说,张庆黎同志在西藏辛勤工作5年多时间,下一步将另有任用。看来是镇压西藏同胞有gong,又要高升了!” 格桑坚赞说。 “历届除了彝族伍精华,都高升了。”唯色说。

●自焚藏人的要求是“自治”吗?

丁一夫先生还在他的《中央统战小组与西藏问题的僵局》中写道∶“近年来竟有一百四十多藏人自焚,成为人类史上罕见的惨剧。他们要的仅仅是藏区的政策有所改变,能够让藏人有一定的自治权。”

这让我想到唯色新书《西藏火凤凰》中“自焚者的遗言”一章,其中专门有个小标题“关于西藏独立”∶“在遗言中明确要求西藏独立,或者间接认定西藏是独立国家的自焚者有十位,占留遗言人数的21.7%┅┅如果再加上八位虽未留下遗言,但在自焚时呼喊西藏独立的口号,另有四人自焚时手持西藏国旗,关于西藏独立诉求所占的比例则会增加,反映出自2008年以来,西藏独立的意识在境内西藏人中增长扩散的态势。”

到目前为止,147位自焚抗议藏人的要求,概括出来就是两点∶一,西藏要自由!二,让达赖喇嘛尊者回家!那麽,丁一夫宣称自焚藏人的要求仅仅是“政策有所改变”“一定的自治权”,不知他的出处在哪里,依据是什麽。

●西藏有过“自治”的历史吗?

西藏的独立事实,早已为国际藏学家定论,为联合国谘询机构、国际法律人协会等承认,但丁一夫先生一口咬定,历史上,西藏是处于“自治”状态的∶“西藏和内地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历史上,朝廷采取的是让西藏自治的帝国政策,历世达赖喇嘛就是西藏的国王,中土朝廷只要求西藏保持对朝廷的藩属国或朝贡国的名分。”

然而,这个“历史上”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西藏历史有赞普时期、分裂时期、萨迦政权时期、帕竹政权时期,甘丹颇章政权时期,在这些西藏历史的纪元中,哪个时期属于被“朝廷”允许“自治”了?

“朝廷”又是指哪个朝廷?是你的“中土朝廷”吗?而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个“中土朝廷”。倒是张博树先生在他的《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书中,发明了一个“中土政权”, 用来说明“西藏‘臣属’于元朝、西藏‘臣属’于明朝、西藏‘臣属’于满清,西藏的事实独立没有得到中华民国的承认,1949年中共建政后占领图伯特,不是侵略而是‘行使主权’”因此,被唐丹鸿女士精辟地称为“一口通吃”的“中士政权”注释。

在此文中,丁一夫还指称“历世达赖喇嘛就是西藏的国王”,这是缺乏常识的说法。从一世达赖喇嘛到四世达赖喇嘛, 虽然都深得藏人的敬仰,但他们都没有担任西藏的“国王”。只是从五世达赖喇嘛建立甘丹颇章王朝起,西藏才开始了由达赖喇嘛尊者执撑西藏政教大权的历史。

身为汉人,丁一夫先生缺少对中共集体专制本质的认识,他似乎相信习近平会有“思考的空间”,这就有误导读者之嫌。另外,丁一夫先生对自己提供的信息也毫不负责,对西藏历史缺乏应有的了解,其观点完全与事实相佐, 这种学风实在需要改进一下了。

(注释∶摘自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4/08/blog-post.html)

——原载香港《动向》2015年12月号(全文)

(更多朱瑞的文章请见其网页∶ http://zhu-ruiblog.blogspot.com/)

2015-12-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