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达赖喇嘛尊者:暴力只会带来更多的暴力

『国际西藏邮报2016年10月20日达兰萨拉报导』斯洛伐克,布拉提斯拉瓦 - 强调使用暴力只会导致更多的暴力,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说,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便是透过对话。

斯洛伐克电视台记者鲁本米尔.巴贾尼克(Lubomir Bajanik) 藉由向西藏精神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提问什麼能够让他微笑,并且似乎让他一直都非常的快乐,展开专访。

「内心的平静。我总是试著从更宽广的角度看待事物。从不同的角度来看,问题看起来并不那麼严重。為建立一个更快乐、更和平的世界,我努力付出贡献,所以一定要乐观。」尊者告诉巴贾尼克说。

「為了创造一个更快乐的世界,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努力。此刻,例如在叙利亚,人们面临巨大的苦难。由于他们面临极度的危险,许多人成為难民。而许多欧洲国家,特别是德国為他们提供住所,做得非常好。」尊者说,「应该為他们提供庇护,為难民儿童提供教育,并培训他们的青年。然而,同样重要的是,致力于恢復他们所逃离的土地的和平,那麼,当他们能够返回家乡时,可以协助重建国家。我们流亡藏人大多是难民,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够返回与重建我们自己的家园。」

巴贾尼克问及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危机,是否真的可以透过非暴力手段解决,尊者回答说,使用暴力只会导致更多的暴力。 20世纪,许多地方都见证了巨大的暴力和严密的控制。

最后,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便是透过对话。从长远来看,尊者表示,他期待一个非军事化的世界。当一位同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伙伴宣佈停止武器贸易,于是跨出了第一步。

被问及西藏问题能否在他有生之年和解,尊者回忆说,1956年以后,中国实行改革,引发西藏人民的反抗。1959年,他在没有选择之下,只能逃离。

西藏精神领袖向记者表示,他承认马克思主义对他具有吸引力,并认為最初的中共领导人致力于為人民服务。 1956年和1957年之后,大权在握似乎把他们全部宠坏了。然而,尊者说,过去40年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至于他是否认為西藏的未来是一个民主国家,尊者认為,从他的童年开始,就认為旧体制有很多需要改革的。继担负起西藏的责任后,他成立了一个改革委员会,但中国人反对,因為他们希望以他们的方式进行改革。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告诉斯洛伐克电视台记者,西藏流放民主化始于1959年初,在流亡地成立西藏议会,而来到2011年,尊者完全卸下政治责任,移交给民选政治领导人,进入西藏流亡民主的尖峰时期。

当巴贾尼克提问处在一个暴力世界如何实现幸福,尊者告诉他,我们需要学习如何处理我们的破坏性情绪,并发展自己的诚实、透明和善良。

达赖喇嘛尊者与斯洛伐克总统安德烈.基斯卡和其他政府高层官员会面,包括一支斯洛伐克议会代表团,包括国民议会副议长卢西亚.尼科尔森(Lucia Nicholson)、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法兰提塞克(Frantisek Sebej)先生;国会援藏小组议员,以及欧洲议会议员、斯洛伐克前副总理西萨基(Pal Csaky)先生。尊者分别在2000年、2009年和2016年三度访问斯洛伐克。

Articles about the Topic 西藏达赖喇嘛尊者:暴力只会带来更多的暴力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