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 十一
14 New Articles

尊者达赖喇嘛

流亡西藏
Typography

一九八七年九月廿一日 达赖喇嘛在华盛顿对美国国会人权小组演讲稿

世界日益互相依赖,所以永久的和平,无论是民族、地区、或是全球的,都只有在我们考虑更广泛的利益而非狭隘的需求下才能达成。这时我们全体无分强弱应该用自己的方式去努力。我今天是以西藏人的领袖和一个献身于佛教的僧侣的身份来此讲话,更重要的是,我是以一个命中注定与你和其他所有兄弟姊妹分享这个地球的人的身份来此。当地球愈变愈小的时候,我们比以前更需要彼此。这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样的,包括我来自的那个大陆。

目前亚洲和其他地方都一样,情势很紧张。中东、东南亚和我的国家西藏都有公开的武装斗争。基本上,这些问题都出于地区性强权的明争暗斗。為解决地区性的争端,必须有一种照顾到所有大小国家和人民的方法。除非制订全面的解决方案,兼顾到所有最直接影响到的人,否则半吊子或是便宜行事的办法只会製造新的问题。

西藏人亟于对地区和世界和平做出贡献,我相信我们有独特的立场如此做。传统而言,西藏人是爱好和平而反对暴力的民族。自从佛教于约一千年以前传入西藏以来,藏人就不对所有形式的生命施行暴力。这种态度并且被延伸至我国的国际关係。西藏位于亚洲枢纽,战略地位无出其右,隔离中共、印度和俄罗斯这三个亚欧大陆的强权,歷来都在维持和平及稳定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也是亚洲的大帝国过去全力防止其他国家佔有西藏的原因。西藏做為一个中立缓衝区的价值是与地区的稳定牢不可分的。

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一九四九年侵略西藏时,製造了衝突的新根源。一九五九年,西藏人民开始抗暴,反对中共统治,我本人也逃到印度,中共和印度的紧张情势升高,到一九六二年爆发边境战争。大量的部队今天再度在沿著喜玛拉雅山两侧的边境集结,紧张再度升高。 真正的问题当然不在于印度和西藏之间的未定国界,而是在于中共的非法佔据西藏。这使中共可以直接进窥印度次大陆。中共当局试图混淆视听,宣称西藏一直都是中国的一部份。这是不对的。人民解放军于一九四九年进入西藏时,西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 自西藏的帝王于一千多年前统一西藏之后,西藏就一直维持其独立,一直到这个世纪中叶。有的时候西藏将其影响力延伸到邻近的国家和人民,其他的时候也曾受到外来强权的影响,包括元朝的可汗、尼泊尔的廓尔喀人、清朝的皇帝和殖民印度的英国人等。

国家遭受外来势力影响干预本来不足為奇。所谓的卫星关係可能是这方面最明确的例子,大部份的强权都对较弱的盟邦或邻国实施影响力。但据最有权威的法律研究指出,西藏这个国家虽然偶尔受到外来的影响,但并未构成其独立的丧失。毫无疑问的,是当中共的军队进入西藏时,西藏从所有角度来说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中共的侵略几乎引起自由世界所有国家的谴责,这是一个明显违反国际法的例子。在中共继续强佔西藏时,世人应该牢记虽然西藏失去了自由,不过按照国际法,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一个被非法佔领的独立国家。 我和全体西藏同胞都衷心希望能恢復西藏无法估价的角色,让整个的国家再度变成稳定、和平而和谐的地方。根据佛家的传统,西藏将对增进世界和平,人类福祉和我们所居住的这个自然环境的人,提供服务和友谊。

虽然在过去数十年中对我的同胞发生过大浩劫,我还是在努力设法透过与中共的直接和坦诚谈判,希望能找出一个解决的方法。在一九八二年,继中共领导班子换人以及我们与北京政府建立起直接接触之后,我派遣代表前往北京,展开有关我们国家和人民前途的对话。 我们以诚挚而积极的态度参加对话,并且愿意考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需要。我们希望这种态度能得到正面的反应,最后能找出一个能让双方的理想和利益都能得到满足和保障的解决方法。不幸的,是中共一再以防备的心态来回应,彷彿我们指西藏的困难是别有用心似地。 我们更沮丧地发现中共政府错过了一个真正对话的机会。他们不但不讨论六百万藏人所面对的真正问题,还试图把西藏问题变成我个人地位的问题。

在这种时空背景之下,再加上你们以及我此行沿途所遇到的人所给我无数的支持和鼓励,我今天希望能澄清一些主要的问题,并以开诚及和解的精神提出最后解决方案的第一步做法。我希望这将有助于我们与包括中国人民在内所有邻邦未来的友谊与合作。

这和平方案包涵五点:

一、将整个西藏转型成為和平地区。
二、中共放弃威胁到西藏族群生存的汉化政策。
三、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
四、恢復并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禁止中共利用西藏做為生產核子武器并弃置核子废料的场所。
五、立即开始就西藏未来地位以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係进行谈判。

让我进一步说明这五点 一、我建议将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和安多地区在内,转型成為「阿含沙区(Ahimsa)」,这在印度语的意思就是一种和平而没有暴力的境界。 这个和平区的建立符合西藏的歷史性角色,就是一个和平而中立的佛教国家,在这块大陆上的强权之间做為缓衝区。这也将符合尼泊尔宣布成為和平区的提议,并且符合中共的宣布支持此项宣布。 在西藏建立和平区将需要中共将军队和军事设施从国内迁走,这也将使印度得以将其驻在邻近西藏的喜马拉雅地区的军队撤走。这将可以透过一项国际协定达成,这项国际协定可以满足中共合法的安全需求,并在中共、印度和西藏以及地区内其他人民间建立互信。这样做符合每一个人的最佳利益,尤其是中共和印度,因為这将强化他们的国防,同时减轻在喜马拉雅山区密集驻军的经济负担。 从歷史上看,中共和印度之间的关係从来就没有发生过问题。只有在中共军队进入西藏,首度製造一个共同国界以后,双方关係才开始紧张,并于最后导致一九六二年的战争。嗣后无数危险的事件不断发生。世界上两个人口最眾多的国家如果要恢復良好的关係,就要像他们在歷史上一样的,由一个大型而友好的缓衝区分开。 要改善藏人和汉人之间的关係,第一个要求就是营造互信。在过去数十年的大屠杀中,一百多万藏人丧失了生命,这约是西藏人口的六分之一,另外至少还有约一百多万人因為宗教信仰和爱好自由而被关在牢狱之中。只有中共军队的完全撤退才能开始真正的和解过程。大量的佔领部队在西藏,每天提醒西藏人他们所身受的迫害和苦难。撤军是一个重要的讯号,显示在未来或可与汉人在友谊和信任的基础上建立起有意义的关係。

一、北京政府进行将汉人迁移入藏,以使藏人在西藏成為不重要而且权利被剥夺的少数民族,并进而迫使西藏问题的「最终解决」,这种做法必须停止。 违反一九四九年日内瓦第四公约而将大量汉人迁入西藏,威胁到西藏人这种特殊民族的生存。在我国的东部,汉人的数目现在远远超过藏人,譬如说按照中共的统计,在我故乡的省份有两百五十万汉人,可是只有七十五万藏人。即使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也就是西藏中部和西部的地方,中共的官方资料显示汉人的人数还是超过藏人。 中国的人口转移政策并不是新的。北京以前也曾对其他地区有系统地实施过这个政策。在本世纪稍早时,满洲人是一个特殊的人种,有他们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但现在只剩下两、三百万满洲人住在满洲,可是却有七千五百万汉人移民满洲。在东土耳其斯坦,也就是汉人叫做新疆的地方,汉人人口从一九四九年的廿万增加到现在的七百万,超过总人口一千三百万的一半。以中共殖民内蒙古而言,汉人现有八百五十万,蒙古人只有两百五十万。 今天的西藏,中共已经派出七百五十万汉人移民西藏,比西藏的六百万人口还多。在西藏的中部和西部,也就是中共所谓的西藏自治区,中共也承认一百九十万藏人已经成為区内的少数人口。这些计算还不算据估计有约卅万到五十万的中共军队驻在西藏,其中有廿五万驻在所谓的西藏自治区内。 西藏人这个人种若要求生存,一定要使人口转移停止,并使移民入藏的汉人回到中国。否则藏人不久将变成观光客注意的焦点和一个高贵过去的遗跡。

二、西藏的基本人权和民主自由必须被尊重。西藏人必须能再度在文化、智慧、经济、精神等方面自由发展,并且能享受基本的民主自由。 西藏的人权问题是全世界最严重的。中共在种族隔离政策下歧视藏人,藏人充其量不过是在自己的领土上的二等国民,被剥夺了所有基本民主的权利和各种自由,他们生存于一个外来政权之下,而在这个政权之中,所有的权力都是被汉人官员、中国共產党和中国军队所把持。 虽然中共让人盖一些喇嘛寺庙,并准许藏人事奉佛教,但仍然禁止对佛教的研究和传授。只有很少数的人在中共的批准之后,才能加入寺庙。 流亡的藏人根据我于一九六三年颁佈的一部宪法实施他们的民权,但无数我们在西藏的同胞却因為他们的宗教或政治信仰辗转于监狱或劳工营中。

三、我们必须尽严肃的努力以恢復西藏的自然环境。西藏不应被用為生產核子武器和弃置核子废料的地方。 西藏人尊重一切生命的形式。这种先天的感觉又因佛教的信仰禁止伤害人畜而加强。在中共侵略之前,西藏是一块在独特的自然环境中未被破坏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区。不幸的,是在过去数十年中西藏的野生动物和植物几乎被汉人摧残殆尽。西藏精緻的环境所造成的效应已经被毁灭。所剩下今天在西藏这一点点应该受到保护,而且必须努力恢復西藏平衡的环境。 中共利用西藏製造核子武器,而且可能已经开始把核子废料弃置在西藏。中共不止计画在西藏处理其自己的,并且准备埋藏其他国家的核子废料,这些国家已经开始付费,让北京处理他们的核子废料。 这样做所带来的危险很明显。不止是现在活著的世代,而且我们未来的子子孙孙也被中共不管西藏独特而微妙的环境而受到威胁。

四、有关西藏未来地位及西藏与中国人民的关係的谈判应该立即开始。 我们希望以合理而务实的方式和坦诚及和解的精神找出一个符合西藏人、中国人及所有其他相关的人的解决方案之观点来接触这个问题。藏人和汉人都是独特的民族,各有其国家、歷史、文化、语文和生活方式。人与人间的歧见必须找出来,并予以尊重。这些歧见不需要构成真正合作的障碍。我诚挚地相信如果相关各造能齐集一堂,以开放的胸襟和真切的愿望考虑他们的未来,找出一个满意而公正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达成突破。我们必须都让我们自己明智、讲理,而且要有坦诚和谅解的心胸。 让我以一个个人的话做為结束。我要谢谢你们的同事和同胞对被迫害者的苦难所表达的关怀和支持。你们对我们西藏人所表达的同情事实上已经对于生活在西藏的人起了正面的作用。我要求你们在这个我国歷史上的关键时刻要继续的支持我们。谢谢!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