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周日, 4月
13 New Articles

帕吉就女性议题表示:『我们需要激发一半人口的潜力』

社会/景观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6年10月26日达兰萨拉报导』美国,纽约 – 从10月8日到10月9日二天在美国纽约皇后区举办第一次藏人妇女培力会议,丹增帕吉(Tenzin Palkyi)在会议上发表了关于性别、女权主义和妇女培力的重要讲话。以下摘录她的谈话内容:

首先,我想告诉大家,几年前我和一位年长的藏人女子谈话。当天她一脸困惑的朝向我走来,因為她听说我在几个不同的场合谈妇女培力和性别平等问题。她问我為什麼我要讲性别平等?在现实中,在西藏社会之中性别是平等的。她问,「西藏妇女到底缺了什麼(Ngo-tso la gha-ri dik-ki min-dug pe)?」我必须补充一点,她非常认真诚恳地提出这些问题。因此,我们自然地就性别期望及其对男性和女性的影响进行讨论。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开始谈论女性在藏传佛教中的作用,以及当时的尼僧不允许追求格西玛学位。现在,对于那些可能不知道的人来说,格西玛(Geshema)学位是藏传佛教格鲁派最高标的训练。格西玛考试是一段非常严格的过程,需要四年的时间,而每次考试持续长达12天。考生必须参加口试和写作测验。遑论,个人必须平均歷经17-20年的精研佛教文献,才有资格参加考试。

所以,无论如何,当我与年长妇女分享,我认為尼僧应该拥有数世纪以来,获得格西(Geshe)学位(男眾版的格四玛学位)一样地考取格西玛学位同样的权利。她看著我,非常困惑,并问说,是否有机会让单一的西藏尼僧,可以通过这个考试。我记得,我对她无法想像任何可以通过格西玛考试的藏人尼僧而感到震惊。

但是,对我来说,我与老妇人的谈话,只因為我们的性别,呈现出我们内化了社会对我们期许的悲剧。使我们无法充分认知我们的能力和优势,以及其他妇女的能力和优势。僵固的性别角色和责任限制了我们思考开放和梦想自由的能力,我们开始以可能的方式让自己被这些严格的教条紧紧地綑绑。不但限制了我们的想像力,也限制我们对自己能力的了解。

接著,让我告诉你们,最近和另一位藏人女子的谈话。她在西藏长大,她还有很多家庭成员仍然在西藏。她谈到她的母亲和姐妹们能够為家人烧饭,特别感到骄傲与快乐。她说他们真的很乐意為照顾家人而操持家务。她们很开心,也总是最后吃饭的人。如果有人坚持要他们坐在桌子,或者在其他家庭成员之前吃饭,她们完全没办法这麼做。虽然,她从来无法率直地表达出来,但我从谈话中得到的是,她觉得女权主义和妇女培力这些词,目前在藏语文中被定义為不承认妇女的贡献,以及挑战那些在现实生活中未曾拥有相同的教育和就业机会。这是几乎就像是,她认為,直言的西藏女权主义者鄙视像她母亲和姐妹一样的女性。

我记得对她说的话,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首先,西藏女权运动和那些领导运动的人们,必须更清楚地传达女权主义和妇女培力的内涵。女权主义永远不会去鄙视其他女性,也不是用来批判其他女性的生活方式。妇女培力不能藉由教育程度,以及拥有什麼工作来界定。我们必须认可妇女在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运作方式,并试图让来自不同背景的男性和女性共同参与这项运动,而不让他们感到疏离。

其次,我想,如果有个替代选择方案,选择不是以家庭主妇為主的生活方式,那麼这个女子的姐妹和母亲会有什麼选择?他们会选择放弃一个可以追求高等教育、找工作的机会,还是他们仍然会选择留在家裡。当天谈话结束时,我认為所有关于性别的主张都可以归结是选择的自由。而男孩和女孩双方的选择自由,不需要强加社会对他们应该如何做的期许。

对我来说,妇女培力是关于承认我们个人的不同才能、技术和自然倾向。对我来说,妇女培力是我们所有人一起努力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让年轻女孩尽可能地以最大程度探索他们的兴趣,让他们有机会发现自己,并确认他们自己在生命中的优先事项。

身為藏人,我知道我们最大的优先事项,便是我们的政治运动。看到十四达赖喇嘛尊者返回到自由的西藏,是我们共同的梦想。我们希望终结在西藏的政治镇压,我们希望我们在西藏的兄弟姐妹,拥有如同生活在自由和民主国度的你我、一样的自由。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让这个梦想成真,需要我们之中,很棒的头脑共同参与我们的政治运动。我们需要我们之中,最忠诚的、最爱国的、我们最熟练的人一起参与。

我们需要活动人士、政治领导人,意见领袖和艺术家等高手一起参与我们的政治运动。為了找寻高手,可以确定的方法,就是发掘一半人口的潜力。我的意思是,看看我们现有的领导阶层 - 议会、内阁、西藏民间社会领导人,他们大多是男性。西藏妇女具有很多未被开发的潜力,有很多女性可以在我们的政治运动付出贡献,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需要参与和行动。如果我们不参与、不行动,那麼我们无法有任何贡献。

所以,西藏社会真的需要仔细思考一下,為什麼领导职位上缺少女性代表;不能仅是因為女性无法一肩挑起责任这样的理由。还有一些,我承认,在我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裡,也有重男轻女的价值观和信念。在这个社会,无法对妇女拥有充分的信心,妇女具有坚强的意志,以及拥有雄心壮志的女性的思想。

最后,我想在今天的谈话结束时,回到这个问题,年长的西藏妇女问我,是否有单一的西藏尼僧可以通过格西玛的考试。好吧!她的问题很快的就有答案了,允许西藏尼僧参加格西玛学位的歷史性决定是在2012年5月,在包括佛教界代表的一场会议上通过决议。截至2016年7月,二十名藏人尼僧在第四年的考试,也是最后一年的格西玛考试,通过考试。他们将于今年稍晚,在特别仪式上,接受达赖喇嘛尊者颁发学位证书。

每当我回想起与老妇人的谈话时,我感到震惊的是,对于她那一代的女人来说,难以想像西藏尼僧可以通过格西玛考试。对于你和我来说,这是值得庆祝的。对于下一代的女性而言,这是他们认為理所当然的事。对我来说,这表明我们西藏妇女,如何开始看到我们自己的积极变化。我们需要在这条进步的道路上继续前进,让比我们年轻的女性不必怀疑自己的能力,并且能够在自信满满地成长茁壮,以及培力藏人妇女。

第一次西藏妇女培力会议于2016年10月8日和9日在纽约皇后区举行;这是一场充满活力、热情,為期两天的妇女培力会议。超过30名参加者,参与整整两天、小组讨论、培养妇女法律意识等活动。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