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周四, 9月
11 New Articles

西藏精神领袖敦劝勉年轻世代:不再暴力,创造一个更快乐的世界

教育/道德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6月21日达兰萨拉报导』美国加州圣地亚哥 - 2017年6月16日,达赖喇嘛尊者在温暖的西海岸的阳光中抵达加州大学圣地亚哥RIMAC场竞技场,在此他受到了UCSD校长普拉德斯拉的迎接。

著名新闻记者安嘉利随后陪同尊者会见了媒体的成员。 当安嘉利向现场观眾介绍尊者时,她请尊者作一个自我介绍。达赖喇嘛尊者向观眾说:“无论我走到哪裡,我总觉得自己是大眾的一份子,70亿地球人的一员。我们的身体,精神和情感都是一样的。从出生起,我们都想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权利。“然而,我的许多朋友都认同这个观点:慈悲為怀是获得幸福的条件,我们现行的教育体系在培养慈悲观念方面是远远不够的。”

作為一个人类的兄弟我致力于让人们知道我们都拥有了爱与慈悲的种子。然而,仅拥有一个聪明的大脑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一颗温暖的心。作為一个在印度生活了五十八载的僧人,我承担的第二项任务是促进各宗教间之和谐友谊的繁荣发展,这也是我在印度亲眼看到的。

為一个被广大西藏人民信任的西藏人,我致力于保护西藏的和平文化。这也包括揭示了人类思维与情感运作方式的古印度知识,这我们已经薪火相传了1000多年,至今仍生生不息,日久弥新。此外,由于亚洲有超过10亿人的生存依赖于发源自青藏高原的河流,我也致力于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 “记住,我们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爱和情感让我们在一起,虽然愤怒将我们分开,我想建议媒体界的诸位朋友,你们有责任教育大眾,并报告真相。”

对环境问题,达赖喇嘛尊者说,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是全球性的问题,这需要以长远眼光来解决。尊者提醒听眾,美国也是是更广阔的世界的一部分。 问如何将个人的痛苦转化為积极的东西,达赖喇嘛尊者说,世上并没有特效药来简单解决这个问题。心的训练需要多年的努力,包括学习如何解决我们的负面情绪。无论在个人、社区和还全球层面,善良的心是至关重要的。 他引用了一位在中国被监禁了几十年的西藏僧侣的话:他们自己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不再对迫害者们生起同情心。他提到认知治疗师亚伦贝克的科学发现:在90%的情况下,我们的愤怒只不过是心理投影而已。 最后,有记者想知道达赖喇嘛尊者将如何回应某些中国学生对他来访提出的异议。“这是很正常的,” 尊者回答说。 “我认為他们没有获得本应得到的信息。他们只是相信别人所告诉他们的。例如,强硬派中国官员描述我是一个恶魔,因此很多人确信我是一个头上长着角的恶魔。

他们还叫我分裂分子,但每个人都知道,自1974年以来我们并没有寻求独立。西藏需要现代化,我们需要物质发展,西藏保持作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对我们有帮助。然而,中国本可以发起一次新的‘文化革命’, 当然这不应是基于仇恨的一次文化革命,而是基于爱心。” 在RIMAC会场的讲台上UCSD校长普拉德.斯拉向耐心坐在阳光中的两万五千名观眾介绍达赖喇嘛尊者。他说,“达赖喇嘛尊者啟发了我们去培养同情心病理解我们自己和我们身处的世界。” 紧随其后的是市长凯文法尔坎,他高声强调说,“这是多麼美好的一天,能够聆听一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和平倡导者在宾至如归的多样性之城圣地亚哥发表演讲,这是无上的荣誉,法尔坎市长请达赖喇嘛尊者上台接受他颁发的城市之钥,尊者欣然接受并向观眾展示了这把具有特殊意义的钥匙。 邀请尊者说话之前,安.凯里向观眾这样介绍达赖喇嘛尊者:他不仅相信同情心是人性之光,他还身体力行,向他人传递同情与和平的福音。达赖喇嘛尊者这样开始他的发言,他称观眾為“各位年长和年轻的兄弟姐妹”。 “我不喜欢拘谨,”他继续说。“无论是出生还是死去,我们都无法拘泥形式,我们应该把彼此当作兄弟姐妹因為我们都想过上幸福的生活。这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和权利。儘管无法控制未来,但是我们都拥有幸福的希望。同时,我们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很多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為什麼? 因為我们受情绪左右,例如愤怒和恐惧。

不过,我相信我们可以学会解决这些负面情绪。最有效的解决之道是培养基于全人类共性的仁慈之心。这就是為什麼我称呼你们為兄弟姐妹。如果我们知道我们都是相同的,我们之间没有障碍。所以,我致力于促进基于人类同一性的同情心。“在人类歷史上,不同的社群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环境,以及不同的时间。同时,不同的语言和写作模式出现了。这种自然多样性的结果是,人类就像一个花园,并非仅仅一枝独秀,而是百花齐放。然而,当我们过份强调不同的种族、肤色、国籍、信仰、贫富和教育水平的差异,我们忘记了我们都是人类。当保护自己的文化和身份时,我们需要记住,我们都是人类的一份子,我们面临共同的挑战例如气候变化,我们应更关注同情心。同情带给我们心灵的安宁。它不仅给我们带来微笑,真诚的微笑使我们更加亲密地地联繫在一起。 今天的教育体系不仅需要开发我们的智力,而且还应支持基于人类价值的爱心和同情心。没有了这些品质不应仅仅局限于宗教范畴,因為作為人类,我们都希望心灵的安宁。如果我们无分彼此,我们甚至可以达成大爱无疆的境界,化敌為友。安凯利宣读了几位观眾的提问,其中一个问题来自一位93岁的妇女,她的孙女明天就要毕业了。

她想知道,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达赖喇嘛尊者对她的孙女有何建议。尊者开示道:在20世纪,人类倾向一直试图通过使用武力解决问题。他说,这是一个错误,如果我们要让21世纪成為和平的世纪,我们需要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我们需要用我们的智慧。因為我们都是相互依存的,他人的利益也是我们自己的。我们需要一个更全面的方法。 尊者指出,採取不和的态度,使用严厉的辞藻,都是心胸狭窄的反映。要实现幸福和快乐,我们需要朋友。友谊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信任取决于我们对待他人的善意。当被问道他最欣赏谁的时候,达赖喇嘛尊者提到了圣雄甘地,马丁•路德•金,还有当今的图图大主教。对于在生活中他学到了什麼,达赖喇嘛尊者说,他从他的母亲那裡获得了爱心的啟蒙教育。但他补充说,1959年成為难民后,他有很多机会和很多不同的人交流,尤其是科学家。

尊者开玩笑说:结果是,他现在认為自己是半个和尚加半个科学家。他强调,因為当年发生在西藏的不幸事件,他反倒获得了很多新的机会,他发现世事无绝对,没有什麼事情绝对是负面的。达赖喇嘛尊者认為奇蹟不会发生,但通过努力并发挥内心的决心、信心和力量会改变世界。他感谢观眾聆听他的建言,请大家深入思考他的建言,特别是,未来取决于我们现在採取什麼行动。 午饭后尊者应邀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校长的府邸盖塞尔庄园会见了各界朋友和支持者,并会见了由加州议会前议长约翰佩雷斯召集的一百三十多位来宾。达赖喇嘛尊者再次强调了自己肩负的三项使命:把促进人类价值观作為幸福的源泉,鼓励宗教间的友谊和和谐,不仅保护西藏的知识和文化,还包括它的自然环境。他指出,藏人传承着一古印度的知识,尤其是关于心灵和情感的运作的知识,长达1000年。 有人问尊者吃什麼食物,达赖喇嘛尊者解释说,佛教僧侣的传统修行习俗是收集施捨。他提到了曾在泰国与僧侣们一起进行这项修行。这项修行的效果是,没有分别心地安然接受任何被施捨的东西。

尊者还回答了一个神经学家的询问,这个问题是关于如何鼓励孩子保持正念的。对此,达赖喇嘛尊者建议的实践培养注意力或沙玛莎,这可以提高记忆力,而“vipashyana”的分析方法,或特殊的洞察力冥想,可以使得思维更敏锐。 另一个提问者想知道,假设如果未来不会再有第十五达赖喇嘛,他是否仍然会示现,对此,尊者重申了他的祷文:乃至有虚空,以及眾生住,愿吾住时间,尽除眾生苦(译者註:此祷文来自寂天菩萨)。 尊者说,“我将会与你同在。”

明天,达赖喇嘛尊者将重返RIMAC会场,為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毕业典礼发表演说。(本报导全文摘自西藏之页)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