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周四, 5月
11 New Articles

和平指标人物: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

精神生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4年12月4日达兰萨拉报导』 12月10日,遍佈世界各地藏人和支持者将迎来西藏精神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週年的纪念日;

诺贝尔和平奖表彰尊者致力于世界的和平、正义与自由,以表彰他「為西藏自由和对非暴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作出的努力和斗争」。

获得被视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奖项」和平奖的得主,同时也获得了奖座、个人证书和奖金。在1989年获颁和平奖时,达赖喇嘛尊者宣布,捐出自己的奖金,让这个世界更為美好,其中受惠的、包括世界各地面临飢饿的地区,印度麻疯病计画,运行和平工作现有机构与计划,并建立了西藏普世责任基金会。

授予尊者和平奖的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说,「自从1959年,达赖喇嘛,连同他的十万名同胞,一直住在一个有组织的印度流亡社区。 这绝不是世界流亡的第一个社区,但无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设立任何武装解放的运动。 」

它进一步指出:「达赖喇嘛在他的争取西藏自由运动中,一直反对使用暴力;他主张基于宽容和相互尊重的和平解决,以维护他的人民的歷史和文化底蕴。达赖喇嘛传播他的和平理念,从一个伟大的敬畏万物,并普及拥抱全人类与自然责任与理念。為解决国际衝突、人权问题和全球环境问题,达赖喇嘛提出具有建设性和前瞻性的建议。」

「自然地会将尊者与本世纪最伟大的和平运动指标圣雄甘地比较,而达赖喇嘛喜欢把自己视為圣雄甘地的接班人之一。」

虽然在60年间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但这把英勇的抗争火炬已经传递给了新一代。藏人行政中央订定2014年為「感恩达赖喇嘛尊者年」,向尊者赋予我们的一切成就和祝福致敬,并表达了西藏人民的感激之情。同时,我们必须记住尊者「致力于為和平、爱和公民权利奉献,这也為他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殊荣,以及永续的歷史定位。以下是尊者的永恆讯息:

1.『西藏确实可以成為促进和平发展的创意中心』
这是我的梦想,把整个青藏高原变成一个非暴力区,保护和平与非暴力原则,从而使人和自然能够和谐共存。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远离紧张和压力,到这裡来追寻和平的真理。

2. 西藏精神领袖在和平奖获奖感言中,谈到人类不诉诸暴力和压力、克服压迫和暴力的必要性
佔领下的西藏人民在过去四十年所经歷的苦难已经被载入史册。这是一部长期抗争的歷史。我们都摒弃暴力,因為我们知道暴力抗争会导致新的暴力和苦难。我们始终坚持著非暴力原则,不希望给其他人造成痛苦。

3.被问及基本人权问题时,尊者从不忘提及全球伦理和普遍责任的重要性
虽然科技能够创造不可估量的物质享受,却不能代替形成国家的古老精神和人道主义价值观,如同我们所知道的今日世界文明的世俗伦理、人类价值和开放社会。没有人可以否认科技带来的空前实惠,但我们的基本人权问题仍然存在;我们仍然面临著同样的、甚至更多的痛苦、恐惧和紧张。因此,唯一合乎逻辑的,便是尝试一方面在物质发展之间取得平衡,另一方面则对等发展精神与人类价值。為了实现这样大的调整,我们需要重振我们的人道主义价值观。

4. 尊者在2008年谈及民主价值观与开放社会
我相信,很多在西藏侵犯人权暴行,是猜疑、缺乏信任,以及不理解西藏文化和宗教的结果。正如我说过很多次,中国领导人深入了解与欣赏藏传佛教文化和文明是非常重要的。我绝对支持邓小平英明的声明;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因此,我们藏人必须接受与认知在中国统治下、带给西藏的进步和改进。同时,中国当局必须明白,西藏人民在过去五十年期间,经歷了巨大的痛苦和毁灭。

5.尊者倡导一切眾生的权利
出生时,所有人自然地被赋予了我们所需要的生存品质,比如照顾、培育和慈爱;然而,儘管已具备这样正向的品质,但我们往往都忽略了。结果就是,人类面临了不必要的问题。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付出更多的努力来维持和发展这些品质。因此,促进人类的价值是最重要的。我们还需要著力在培养良好的人际关係,因為,不论国籍、宗教信仰、种族或贫富,受过教育与否,我们都是一样的人类。

6.尊者在诺贝尔和平奖获奖感言中提及,克服邪恶的真理与爱的重要性
无论我们来自世界的哪个地方,基本上,我们都是相同的人类。我们渴望追求幸福、免于痛苦。我们有相同的人类基本需求与关切。作為人类,我们所有人都想要自由,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是人类的天性。

7.尊者对非暴力的看法
2012年9月12日,尊者在印度新德里表示,「真正的非暴力不是没有暴力。其中的差别在于行动,但必须考量更多的动机和态度,因為这些会影响我们的行动。如果面对衝突,我们必须找到和平的方法和手段来解决问题。举例来说,20世纪是一个血腥的世纪,所以我们必须从过去的错误得到教训,我们需要让这一个世纪成為对话的世纪。」

8. 尊者始终认為战争和大型军事设施是世界上最大的暴力来源
不管他们的目的是防守还是进攻,这些巨大武力组织的存在,只是专门用来残杀人类。我们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战争的现实。我们大多数人已经习惯于把军事打击看成是令人兴奋和著迷的事情;也是男子证明自己能力和勇气的机会。由于军队是合法的,我们觉得战争是可以接受的;在一般情况下,没有人认為战争是犯罪,或者是接受战争是犯罪的态度。事实上,我们已经被洗脑了。战争既不令人兴奋也不迷人,而是非常的可怕;战争的本质就是悲剧和苦难。

9. 尊者对于如何实现幸福和人生目标的看法
只要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必然会遇到问题。一旦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希望,感到气馁,那麼便会削弱我们面对困难的能力。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明白不只是自己,每个人也在经歷苦难,从现实的角度去观待,会让我们增加决心和克服困难的能力。事实上,以这种态度,每一个新障碍可以被看作是又一次提升我们心灵的宝贵机会。

因此,我们可以逐渐地变得更加富有同情心,同时也可以发展出对于他人痛苦的同理心和愿意帮助他人消除痛苦的意愿。然后,我们也会增加自己内在的平静和力量。

10. 达赖喇嘛表示:中国需要人权、民主与法治
中国需要人权、民主和法治,因為这些价值就是一个自由和充满活力社会的基础;也是真正的和平与稳定的来源。我毫不怀疑,自由开放和民主的中国将有利于西藏人民。我坚信,对话、以及愿意诚实和清晰看清西藏现实的中国,能够带领我们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我们问题的方法。虽然中国在融入世界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我认為同样重要的是,鼓励中国也迈向全球民主的主流。

11. 尊者对于生态与人心的观点
关于人类生存的问题,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為了生存,我们需要同伴。如果没有他眾生的存在,人类根本无法存活,这是大自然的定律。

我深信,大自然基本上是温柔的对待人类,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只保持与人类同胞之间温柔与平和的关係;很重要的是,要以同样的态度来善待自然环境。从道义上来讲,我们应该关注我们的整个环境。

12. 尊者表示:如何下手发展我们的慈悲
有些朋友告诉我,虽然爱和慈悲是很好的、很棒的,但是并不是真的很重要。他们说,这些信念对于我们的世界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或力量。他们声称,愤怒和仇恨才是人类的本性,而人类总是会被愤怒和仇恨驾驭。但我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

我们人类以现在的形式就已存在了约一百万年。我相信,如果在这段时间,人类心灵主要由愤怒和仇恨所控制,我们的总人口将会减少。但今天,儘管经歷过大大小小许多的战争,我们发现,人类的人口数却比以前更多。清楚地表明,我所认為爱和慈悲心站在这个世界的主导位置上。这也就是為什麼不愉快的事件是新闻,富有慈悲心的活动却是日常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事;因此,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

我们应该从慈悲心著手去掉最大的障碍;愤怒和仇恨。大家都知道,这些都是非常强烈的情绪,他们可以压倒我们整个心灵。然而,他们是可以被控制的。但是,如果无法控制,这些负面情绪会困扰我们,进而阻碍我们追求充满爱的心灵与幸福。

所以从现在开始,请检视愤怒是否具有价值。有时,当我们為了困难的局面而洩气,愤怒似乎有所帮助,带给人们更多的精力、信心和决心。

13. 尊者关于宗教和谐的看法
每一个宗教,都有一些超出我们思想和言论的想像。例如,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于神的概念,而佛教的智慧真身是形而上学,这不是如我们一般普通人可以了解的。这是每一种宗教所面临的共同困境。主要宗教,包括基督教、佛教、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终极真理皆由信仰所驱策。

这些人為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人类无法控制自己躁动的心灵。世界的和种宗教都在教导著如何控制这样的心。

如果在当今多元民族、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的世界,建立宗教间的和谐关係,那麼势必将可為社会树立很好的榜样。但是,如果各界都不在意,那麼便会產生迫在眉睫的危险问题。多元种族社会,最大问题是,多数和少数之间。

14. 尊者為解决西藏问题所倡议的《中间道路》
西藏人民不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底下、目前的西藏状况。同时,他们并不寻求西藏独立,这是歷史事实。在两者之间的《中间道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内,為生活在西藏传统三区的所有西藏人民实现真正的自治。

尊者在1998年3月10日的讲话中表示,「去年,我们在流亡印度的西藏人中进行了民意调查,并尽可能搜集了西藏内部人民、对于我们是否应该进行全民公决,来决定将来我们应该走的道路的意见。基于这次民意调查和搜集许多从西藏来的建议 , 西藏人民会议通过了一项法案,在不进行全民投票下、授权我继续作出决定。我要感谢西藏人民赋予我如此巨大的信任、信心和希望。我仍然坚信,我所提出的《中间道路》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最现实、最实际的方案。这个解决方案不仅能满足西藏人民的根本要求 , 同时也能保证中华人命共和国的统一和稳定。因而,我将继续坚定地遵循这一方案,并诚恳地寻求和中国领导人的沟通。」

15. 尊者宣佈退休的决定,并在2011年政权移交给民选的西藏领导人
最近,我接到了许多藏人的电话说,因為我要退休了,他们十分担心和感到被遗弃。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在退休之后,我将继续领导西藏宗教精神事务,如同最前头四世的达赖喇嘛一样。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创立了甘丹颇章机构,成為西藏政教领袖。我将在余生继续我的宗教领袖的任务。我将无愧于人民,并继续在未来执行宗教领袖的工作。

2011年,洛桑森格博士,民选的藏人领袖,在西藏人民议会签署了与此相关的修订条例草案,而议会也一致批准了修订的章程。

「我从当时的执政者达扎仁波切手中接受了西藏的政治权责,而那时我才16岁。如今,正当民主蓬勃发展的21世纪,我将政权移交给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尊者在2011年8月8日讲话时表示。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