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学协会第92届年会在鹿野苑召开。照片:达赖喇嘛网站

国际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3月20日台北编译报导』 3月19日上午,达赖喇嘛尊者从德里前往机场搭机飞往瓦拉纳西。抵达拉尔巴哈杜尔沙斯特里国际机场后,受到西藏高等研究中央学院副校长阿旺桑丹枯西(Geshe Ngawang Samten)的迎接,并从机场直接驱车前往该学院。尊者准备出席在西藏高等研究中央学院召开的印度大学协会第92届年会。

印度大学协会(AIU)秘书长富关库马(Furqan Qamar)教授在发言时感谢西藏高等研究中央学院(CIHTS) 及副校长主持会议;并宣布,今年的大会主题。

尊者发言时,先向大会致歉,因为昨天进行行程过于疲惫,请见谅他必须坐着发言。「敬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向来喜欢这样开场,因为我真的觉得如果我们把现今存活在地球上70亿人类,视为兄弟姐妹,那么我们所面临的许多问题便会消失。相反的,我们一直执著在『我们』和『他们』的分别,将导致麻烦。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彼此之间越来越紧密地相互依存。全球经济没有国界,气候暖化影响着整个世界。我们的生活必须依赖的水资源,越来越短缺。在这种新的现实中,我们必须找到新的思维和行动方式。暴力和战争,已经过时了,也必须停止了。」

「当男人用剑、长矛或过时的枪打战时,情况不会那么严重,因为这些武器不能做出太多的伤害,但是今天有几千枚核武在准备使用当中。我曾访问日本广岛和长崎,这两个地方的人们遭遇核武的摧残,我永远无法忘怀看到一只手表,它的指针就停在攻击的瞬间,表身的一半因原子弹炽热的强度而融化。」尊者说,「几年前,在罗马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会议上,我们听到一项核战的实际后果,它对世界及其人民造成的损害影响深远,而且极其可怕。然后,我建议通过一项减少和消弭这类武器的决议,为消除核武制定一个明确的时间表。但是什么也没发生。我们应该反思这样的矛盾,如果一个人杀了另一人,杀人者必须去坐牢;但当一个人造成在数百战争中的死亡人数,他却成为一名英雄。暴力源自愤怒和恐惧。这些是我们必须减少的。」

「当我还是在西藏时的年轻僧人,对于学习不太情愿,直到我开始认识寂护论师( Shantarakshita)在八世纪时,为我们国家带来了多么珍贵的知识。我们赖以生存的那烂陀传统非常的珍贵,为建立内在力量和实现心灵平静,提供了绝佳的机会,而这并不取决于外在因素。正如我已经提到的,二十世纪在许多领域都看到了巨大的发展,但暴力也带来了许多的破坏。今天,二十世纪旧思维方式的元素仍然存在-使用武力解决问题。但这种思维与方法着实过时了。如果带来一般利益,可能是可以接受的,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本世纪应该是一个对话的时代。我们把其他人都视为『我们』的一部分,并寻求公平地解决我们之间的冲突。」尊者接着表示,「教育在这方面可以发挥作用。古印度人对我们思想和情感运作的认识,之于今日的我们有着实际的贡献。正如我们教导儿童遵守身体卫生保健的原则,可以保护他们的健康,所以我们需要建立相应的情绪卫生保健意识。」

西藏精神领袖解释说,古印度针对奢摩他( shamatha) 和毗婆舍那(vipashyana),共同实修禅定与止观,使人们对心灵产生深刻的理解。虽然这是在宗教文献中所记载的,但为什么今天不能从学术角度来学习研究,根本没有理由不这么做。这种对心智和情绪的理解,涉及对逻辑和推理的彻底运用,这是科学的方法。

尊者也在当天提到印度古老的非暴力和世俗主义传统的相关性。印度是世界上所有主要宗教和平共存的一个国家。

「佛陀是古印度制造的,是我们大家都可以感到骄傲的。今天,我们应该把现代教育与古印度人对思想和情感运作的理解结合起来。我们需要仰赖常识和科学发现。30年来,我与科学家们进行讨论,他们相互受益。拉贾.拉曼纳(印度原子弹之父)告诉我,虽然量子物理学的发现在今天看来似乎是新的学问,但其实与许多世纪前、龙树菩萨的论著便有了相应的见解。」尊者补充说,「同样的,当我们比较古印度和现代心理学时,现代心理学似乎仍处于一个非常初级的发展阶段。心灵平和不仅是世界和平的基础,而且也使我们能够充分运用自己的智慧。我相信大家会来到这里进行认真,可以取得富有成果的讨论。感谢大家。」

西藏高等研究中央学院教务主任乌巴迪亚(RK Upadhyay)博士致感谢词。接着,每位与会者起立唱诵印度国歌。副校长邀请所有与会者在时轮金刚座下,与尊者合影,之后在图书馆草坪上一起享用丰盛的午餐。尊者也将出席明天上午的会议。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