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塑造人类繁荣』心灵与生命会议揭幕

国际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3月13日达兰萨拉报导』 2018年3月12日至3月16日,在印度喜马偕尔邦达兰萨拉举行第33届心灵与生命论坛;多名世界顶尖科学家与达赖喇嘛尊者,以及诸多佛教学者,将针对主题课程佛法与现代科学讨论「重造人类的繁荣」进行期五天的深入探讨与交流。

并现场同步华语翻译直播。『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3月13日达兰萨拉报导』 2018年3月12日至3月16日,在印度喜马偕尔邦达兰萨拉举行第33届心灵与生命论坛;多名世界顶尖科学家与达赖喇嘛尊者,以及诸多佛教学者,将针对主题课程佛法与现代科学讨论「重造人类的繁荣」进行期五天的深入探讨与交流。并现场同步华语翻译直播。 心灵与生命研究院院长苏珊.鲍尔伍(Susan Bauer-Wu)首先欢迎所有参与这场心灵与生命对话、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们。并为这场对话能够成办,向尊者、达赖喇嘛信托基金会和赫氏家族基金会的支持致谢。也感谢在网路上观看直播的人们,希望今天的会议内容可以帮助大家,改善自身的心灵、改善您的家庭与社会。在过去二十六年来,我们心灵与生命研究所秉持科学的佐证,一贯致力于消除痛苦和促进人类繁荣的目标。值此之际,我们的目标再次探讨如何带给年轻人考虑世俗伦理、关注和慈悲、爱和宽恕的良好教育 - 一种心灵的教育。同时铭记可以教导善良的证据。她透过向尊者致赠一本新书《佛学院和显微镜》(The Monastery and The Microscope),作为谈话的结束。该书是2013年在孟各举办对话的记录。

今天上午场的主持人史谷内特瑞秋(Kimberley Schonert-Reichl)首先说明今天的主题:幼儿期发展和社会情绪学习(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and 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也介绍第一位与谈者理查德.戴维森(Richard Davidson)教授,也是《情绪治疗》一书的作者。

在大脑变化相关的思想背景下,尊者想知道,如果有人在身体上感到放松,那首先出现的是脑中的思想或变化。戴维森回答,许多科学家认为思想和大脑活动是共同发生的,并指出与他认为百年来、在心灵和大脑之间的科学进步很小有关。如此促使尊者反思他与科学家会面的目的。

尊者指出,在与科学家进行交流,我时常提到二个重点。第一个也就是我们的知识。对我而言,加上过去几十年的经验表明,古印度的知识、尤其是心理学的知识,很明显的在印度古知识的奢摩他和毗婆舍那的修持,也就是专注、以及胜观的禅修,借此改变人类的心灵。在三千多年前,即在心理学上有这么丰富的知识,所以印度在这方面的知识相当丰富。在物质的世界里,有些传统相信地球是扁的,中间有座须弥山,四大洲围绕在东西南北之地。根据世亲菩萨的论著,几乎都说到一样的尺寸,一样的大小,而且有着一样的高度。所以有时候,我会开玩笑的说,世亲菩萨写俱舍论的时候,年纪也大了!可能眼眼也不是很好。在多云时、看着太阳,他可能觉得太阳和月亮的大小差不多,如俱舍论的内容:50、51的比例大小。但根据现代科学,地球是圆的,事实就是如此。我从美国夏威夷到日本,从未见过须弥山在哪里?不能说须弥山很特别,就看不到,这是很难说服他人的。我们有种说法,须弥山的阴影,就是日夜的差别处。所以须弥山的阴影是夜,可以看得到,为什么须弥山看不到?很困难向他人讲解。所以我公开的说,我不相信如俱舍论所说的须弥山存在。也清楚认知到,我们需要学习现代科学的发现。同时,光是现代科学的发现是不够的,因为现代科学并没有丰富地介绍如何克制我们情绪的内容。

尊者继续补充说,如同在我右手边的这位科学家,他正在对如何克服情绪产生兴趣,可是在这个国家里面已有三千年的历史。所以这二者间的结合,是需要的。从小,我就对拆解机械产生兴趣,1959年来到印度后,有机会和名符其实的真正科学家见面,为何要说名符其实的科学家,因为真正的科学家的客观意识很强,个人主观意识不强。从1979年,我去莫斯科和科学家见面;他们认为心理意识是宗教议题。所以我认为西方科学家比较开放。此后,我从他们身上学习很多有意义的内容,像是宇宙学、生物学,以及物理学,尤其是量子物理。所以,我也邀请这位印度科学家与谈研讨。我对量子物理特别有兴趣,也从杰出的量子物理科学家获得很多学习。所以从第一届心灵与生命对话开始,一直坚守着二大目的:延伸我们的知识,不论内在或外在的知识。第二个目的与我们今天在世界上见到的情绪危机有关,体现在我们在这里享受的和平与世界其他地方遭受的痛苦之间的对比;人们遭到杀害或因饥饿而死亡。我们需要更多关心他人的幸福。我们需要对所有人类的一体性有更深刻的认识,我们同属一个人类大家庭。我们需要慈悲、爱他性,虽然宗教就此可以有所贡献,但有时、宗教会导致更大的分裂。基于这样的背景之下,科学家发现证据表明基本人性是富有慈悲心的,而这是希望的泉源。

尊者表示,人性本善可以带来自信、信任和透明度,让我们可以微笑。抱持怀疑态度看待他人,并不是一种快乐的方式。今天地球上的70亿人类当中,有十亿人口对宗教没有兴趣;但他们仍然是人类。我们和他们都需要以世俗的方式来创造一个更加和平、更加快乐的世界。例如,科学向我们展现了慈悲对于身体健康有益。现在已经到了考虑整个人类,而不仅是我们国家和个人利益的时候了。环境也告诉我们,我们人类必须作为一个社区共同努力,这是我们遇到水资源日益短缺等严重问题的唯一解决途径。所以需要一种新的教育方法,涉及科学发现,并以世俗方法培养人类的素质。这个拥有人类的世界可能会持续数千年,但我们必须鼓励下一代以不同的方式做事。我快83岁了,所以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当我离开的时候,如果有天堂的话,我应该会到天堂去。但如果没有,那么我可能要重生在这个星球上,因为我祈祷「乃至有虚空,以及众生住,愿吾住世间,尽除众生苦」。这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战争。我们已经看到花在武器上的钱太多了。透过诉诸武力来应对问题已经过时,并且是错误的方法,但我们现在看到它在21世纪初重现。我们必须改变,但我们的教育体系太过于物质化。我们可以改善现行教育,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可以影响未来的几个世纪。

理查德.戴维森总结他的谈话,指出忧郁症和自杀在儿童和年轻一代增加。并评论说,领先的科学家们开始承认古印度对心灵运作的理解所能做出的潜在贡献。

休息十五分钟后,米歇尔.博伊芬(Michel Boivin)谈到关于儿童发展的研究。丹高曼(Dan Goleman)提出重新构想人类繁荣的过程中,必须考虑社会和情感学习。

尊者表示,心灵可以改变,容易型塑孩子去思考与分析。并提请注意阅读或听取关于古印度知识的解说是不够的。必须仔细思考才能获得真正的理解。为了体现这种理解,了解一些自己真正熟悉的东西。

揭幕式结束后,尊者离开大殿,返回寓所。与会者则在下午继续进行讨论。尊者将于第二天上午再次加入他们。

接下来的研讨主题: 3月13日,星期二,社会情绪学习和课堂教育(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 and Education in the Classroom) 3月14日,星期三,元认知(「元认知」即「意识到自己的意识」,或「情景意识」。)与教育法研究中的注意力训练(Meta-Awareness and Attention Training in Education Research) 3月15日,星期四,教育学研究中的伦理和慈悲心(Ethics and Compassion in Education Research) 3月16日,星期五,评价与实行:人类繁荣过程中的挑战和机遇(Evalu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Human Flourishing)—(国际西藏邮报黄凯莉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