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
28 New Articles

司政洛桑森格在法国演讲。照片:法国24电视

国际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30日达兰萨拉报导』最近在访问巴黎期间,西藏司政洛桑森格接受法国24新闻频道(FRANCE24)访问时,强调西藏境内的苦难,希望法国能够参与谈判。

法国24新闻频道主持人马克.佩雷尔曼(Mark Perelman)与洛桑森格博士的访谈如下: 马克•佩雷尔曼(以下简称主持人):今年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流亡的六十週年 - 这是中国在1959年掌控西藏时,如同许多藏人一样,尊者最终定居在你所出生的邻国印度。显然的是,几十年来、达赖喇嘛尊者已成為西藏事业的化身。但在2011年,尊者卸下政治权力,专注于宗教精神事务。在一次大选中,你赢得胜利,然后又当选连任。有些明显的问题是,中国经过60年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的提高,许多人认為西藏自治,像以往一样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洛桑森格博士(以下简称司政):我想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因為从1950年代到60年代,当我们的国家遭到佔领时 - 甚至是70年代,几乎没有人谈论过西藏;但是到了80年代和90年代, 还有60年后、我站在你们摄影棚,全球访问与谈论西藏,意味著我们西藏仍然活著,我们藏人依然存在,争取我们真理和正义的运动尚在持续当中。是的,中国正在崛起,而他们的影响力,你们也可以感受到。

主持人:在旅行期间可以感受到吗?你是否感受到中国对外国领导人行為的影响,他们可能愿意保持与中国的关係,因此不会与你见面? 司政:是的,我可以感觉到。有些人会害羞,不敢谈论西藏。如果你们和挪威、丹麦或者任何一个欧洲国家与中国政府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话,他们就会要求不要三个「T」;西藏、台湾和天安门大屠杀。所以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但是,同时也有一种反弹或悔恨的发生,如果现在去到澳洲,他们已经向议会提交一项法案,防止或限制外国的影响力,特别是中国。国际上也有越来越多的因素,随著中国越来越壮大,他们想知道中国是什麼?因此,西藏论述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新手即将上路,那就是我们必须在国际社会佔据优势。

主持人:是否担心,即使在接待过你和西藏精神领袖的国家,例如美国,达赖喇嘛尊者与美国总统的定期会见也可能有所改变?有人担心,川普政府决定不向藏人提供资金援助,而我们从未听过唐纳川普提过这个问题,形成与他前任的相反面向,可能是一个坏变化的预警吗? 司政:最终,西藏事业是西藏人民的事业,只要保有自己的身份认同,追求目标,终将有决定性的结果。西藏境内外藏人,他们团结一致的心非常强烈。就川普总统和藏人或西藏相关拨款计划而言,存有一些误解,因為援助西藏资金往往来自美国国会,所以我知道美国国会的拨款草案,援藏资金应该没有低于去年拨款金额。而预算是协定的,我们将像过去一样得到资金。

主持人:对,是来自美国国会。但是,是否担心白宫不再像以前一样,对你们事业有帮助的人? 司政:我对华府的看法是,他们对中国的态度相当强硬,川普总统针对太阳能电池与模组徵收高达30%的关税,明确是针对中国。现在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中国是竞争对手,美国必须处理这个问题。因此,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和美国驻华大使已经向中国提出西藏问题。

主持人:但是当然你会有更多的期待? 司政:当然。我们希望川普能够延续过去与达赖喇嘛尊者会面的惯例,欧巴马总统在其任内前后四次会见尊者,布希总统也四次会见,所以我们希望过去的惯例能够继续下去。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达赖喇嘛尊者前往华府,这个惯例将会持续下去。

主持人:有没有你们等待的邀请? 司政:从未有过公开的谈判或对话。

主持人:当然,在西藏,自习近平接班之后,他显然是长期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他对西藏的政策是什麼?他愿意谈判吗?是否有希望继续谈判,还是希望完全控制西藏,而不谈自治? 司政:如果看习近平过去5年的表现,细看之下、西藏局势是越来越糟糕。喇荣五明佛学院遭到破坏,从12,000名僧、尼减少到5000人;3名尼僧因而自杀身亡。在我们讲话的时候,拥有6000名尼僧的亚青佛学院正遭到拆除。自2011年以来,西藏境内已有151名藏人自焚抗议。然后是网格系统世俗化;即使是自由之家的数据,也显示西藏是位在叙利亚之后的最不自由地区。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对于进入西藏的记者来说,较于进入北韩更难。很明显可以看到在习近平领导下的西藏,越来越糟糕了。

主持人:所以你不认為习不想谈判? 司政:我们仍然充满希望。作為佛教徒,我们是乐观的,我们希望习在今年3月份开始的第二个任期,可以回顾西藏问题,认知强硬政策在西藏是行不通的。越来越多藏人抗议,越来越不满,所以应该实行宽鬆的政策。他父亲的好友胡耀邦对西藏问题採取非常自由的态度。

主持人:这是否仅是希望,或者是因為你们与中国领导人的间接互动,是否觉得可行?正如你所描述的充满希望,但目前情况并非如此。 司政:作為佛教徒,我们深信无常。

主持人:但若是一名政治家呢? 司政:作為政治家,我们也应该保持乐观。从现实透露出更多的压制,但我们仍然希望习近平的第二个任期将西藏视為容易解决的问题。

主持人:对于达赖喇嘛尊者的健康问题有很多的关注。由于长途飞行对他来说、太累了,于是尊者已宣布取消国际访问行程。尊者的转世问题总是常常被提出来,中国会如何反应。但是,我想请问,如果寻求自治、不追求独立的《中间道路》政策,在中国不接受;或是有些西藏人可能会说我们已试过自治但行不通,那麼《中间道路》可能面临风险。那就让我们尝试独立,也许使用暴力可以成功。 司政:暴力将是徒劳无功的。我认為《中间道路》才是正确的选择。

主持人:很多组织、国家或地区正利用暴力来实现他们的目标。 司政:是的,但我们总是觉得我们自己是好人,我们的运动会是一个榜样

主持人:但是年轻人可能会不耐烦,而且有团体已说了你会走不下去的。 司政:有些青年人说我们走不下去,但没有青年或学生组织倡议暴力 – 因為这是徒劳无功的。我们一贯秉持非暴力。《中间道路》是主张在中国宪法的框架内,寻求真正自治的政策。白宫讚赏和支持《中间道路》。我也在欧洲各国首府呼吁领导人一样地支持。事实上,对于法国来说,《中间道路》政策(MWA)与斯特拉斯堡提案有关,当时达赖喇嘛尊者来到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并且宣布他的倡议,实际上对于西藏人民来说,斯特拉斯堡提案是眾所周知的。我希望法国政府和领导人能像《中间道路》的发生地,给予母亲般地支持斯特拉斯堡倡议。

主持人:2016年9月,法国总统马克宏会见达赖喇嘛,当时他既不是总统,甚至也不是候选人。他刚到中国出席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他说我不打算谈到人权,因為不会有成果,他也没有计划见达赖喇嘛尊者。以前的法国总统显然迴避了这个问题,至少在公开场合,这并不是说你们处境艰难的最佳例证。人们总是很乐意和达赖喇嘛尊者拍照留念,一旦他们掌权后,便忘记了尊者和西藏事业。 司政:马克宏总统先前与达赖喇嘛尊者会面的事实表明了他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也是一个好人。但是鑑于目前的工作和地位,显然有很大的復杂性,我们明白这一点。

主持人:如果马克宏说他每年都要去中国,如何期望他捍卫你们的事业? 司政:我希望他能像希拉克(Chirac)和密特朗(Mitterrand)一样运用职权,影响中国政府就西藏问题进行谈判。这些法国前总统在开啟达赖喇嘛特使前往中国、与中国同行对话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我希望,马克宏总统在中国进行年度访问,可以推习近平一把,在自己的法国斯特拉斯堡提案中发挥作用,就像母亲对于儿子一般的呵护与关爱。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