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
28 New Articles

在西藏的大部分地区,封闭网络是正常。照片:TPI

国际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16日达兰萨拉报导』总部设立于美国华盛顿的人权团体“自由之家”, 于2017年11月14日发佈的《2017年互联网自由报告》中指出,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政府出于“政治或安全原因”限制互联网自由,特别是在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网路限制最為严重。

因此,中国连续三年以来位居侵犯网路自由最严重的国家之首,并被评為2017年“世界上互联网自由最差的国家”,其次是“叙利亚和埃塞俄比亚”。

中国官方喉舌“新华社”刊登消息,2017年中国已封锁多达128000个“有害”网站。并进一步指出,為维持“社会稳定”没收了3090万“非法”出版物。

自由之家通过对65个国家的研究发现,全球网路自由程度已经连续7年下降,其中中国的情况最為糟糕,当局在“破坏社会稳定”和“洩露国家机密”的大背景下,加大网路审查,实行限制互联网言论自由的各种规定, 立法要求网路实名制,以及监禁网路异议人士等。

去年9月,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马丘市公安局发佈公告,向网上聊天群体管理员发出指示;提醒所有聊天群体管理员和线上帐户的所有者,对群体内共用的内容进行规范和承担责任。据说,这些规定是為了促进“网路社区健康有序的发展”和“维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在中国任何被当局认為敏感、颠覆,及煽动的资讯都被封锁。除了先进的技术之外,当局还部署了200万名网路员警,不断“净化互联网”。而网路员警在网路净化方面的作用;包括不断地使用关键字来搜索、监视、阻止,以及删除对共產党和中国政府不利的内容。而被中共当局严格审查的三个主要禁词是 “西藏”,“臺湾”和“天安门”,这些词语被列入了敏感的关键字搜索片语之中。

在西藏,许多知识份子和普通藏人因在互联网上涉及上述敏感词汇的资讯而遭到逮捕和判决。

2017年3月,西藏东部甘孜 (今四川省甘孜州甘孜县)一名称根敦的藏人青年,因在互联网上分享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国旗等图片而遭到殴打和逮捕。

2016年2月17日,境内著名作家珠洛(笔名:雪合江)因在微博上撰写有关青海省同仁县(热贡)遭军警严控的文章,以及在西藏境内外藏人广泛使用的“微信”(WeChat)公眾平臺分享中共军警镇压藏人的图片,而被判3年有期徒刑。珠洛被指控“在2008年煽动民族分裂’、‘与境外分裂势力私下勾结’及‘通过互联网多次发表危害社会稳定的文章”等。

另外,2014年9月, 32岁的藏人蒋扬嘉措和43岁的朗杰旺秋,因在手机微信中分享抵制皮毛运动的图片,分别被判处五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

儘管西藏境内的资讯流动受到中共当局的严重限制,但西藏境内藏人透过网路各种管道表达观点的消息不断出现,因此,使国际社会瞭解到西藏境内发生的各种状况。(本报导全文摘自《西藏之页》)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