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周二, 11月
15 New Articles

尊者在印度孟买,出席一场在印度圆顶国家体育俱乐部举办的「世界和平与和谐跨宗教对话」研讨会。

国际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8月15日达兰萨拉报导』孟买 - 再次讚扬印度数世纪的世俗传统;达赖喇嘛尊者表示,如果印度能将现代教育与古印度的智慧、知识结合,便可以為地球上所有70亿人口的幸福做出重大贡献。

西藏精神领袖认為,印度可以将现代与古代知识结合起来,并与世界各地分享宗教和谐的经验。印度是数世纪以来,唯一让不同宗教信仰人们和睦相处的国家。

临近印度独立日71週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于2017年8月13日在印度孟买,出席一场在印度圆顶国家体育俱乐部举办的「世界和平与和谐跨宗教对话」研讨会。尊者到达会场时,受到非暴力和平教育协会(Ahimsa Vishwa Bharti)创办者洛格什.穆尼博士(Acharya Dr Lokesh Muni)的热情欢迎。这场跨宗教对话,由穆尼博士主导,并由尊者和斯瓦米.兰德福(Swami Ramdev)共同与谈。

古雅部长指出,目前气候暖化和恐怖主义是世界上最大的挑战。他表示说,印度正採取措施对付大气污染,但也需要意识到损害社会、无法容忍的思想。部长以印度实现五大愿望「权力、繁荣、声望、欢愉与地位」总结他的发言。发言者,包括以和平大使身份出席的维克.奥贝罗伊(Vivek Oberoi)。

各宗教精神领袖,首先触及信仰之间的和平与和谐;穆斯林委员会领袖人毛蓝纳.卡尔贝.沙迪克(Maulana Kalbe Sadiq)博士提到印度最高法院目前正在进行关于巴布里清真寺(Babri Masjid)听证会。他说,如果这个判决有利于印度教社区,他的社区应该要接受,如果有利于穆斯林社区,他们应该向对方提供土地,因為礼物是解决争端的一种方式。

锡克教领袖辛赫(Giani Gurbachan Singh)表示,儘管彼此之间有所差异,但所有主要宗教传统都是团结的,因為皆传达了爱、慈悲、宽恕和包容的「共同信息」。印度瓦赛的费利克斯.马查多.安东尼(Felix Anthony Machado)大主教则表示,如果我们寻求创造世界和平,我们需要内心的和平。

联合科技部部长哈特.瓦尔罕博士(Dr Harsh Vardhan)告诉现场4000多名与会者,印度政府决心尽全力推动印度向前发展,但需要人民的支持和参与。

洛格什.穆尼博士向斯瓦米.兰德福大师表示敬意,大师是印度知名的阿育吠陀瑜伽教师,在世界各地引领学习瑜伽的风潮。他认為,依据尊者的建议,在学校课程中,需要导入关于和平与非暴力的课程,并建议採纳尊者的信息,反对採取暴力解决地区的衝突。接近午餐时间,贾娜(Jainacharya Namra Muni)表示,不想拖延尊者的发言时间。

接著就由达赖喇嘛尊者开始从非暴力、世俗伦理、慈悲心,到现代教育道德原则、内在价值观和内心的平静等主题进行发言。「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场精彩的会议,精神领袖们不仅要开诚佈公地说出自己完成的实践,而且还要採取行动,以非暴力方式解决他们所遇到的问题。通常我告诉人们,我不认為自己有别于地球上的70亿人类。不论在心理、情感和身体上,我们都是一样的,我的一些朋友脸上有很多毛,虽然我没有,但基本上大家都是一样的人类。所有70亿人类都想要幸福和快乐;然而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其中不少是人类製造的。所以矛盾的是,没有人想要问题,但我们似乎把问题带到自己身上。这是如何发生的?由我们的情绪所造成的,特别是我们的破坏性情绪。愤怒和嫉妒,还有我们的自我意识、以及我们对他人的漠视相关。自我中心很容易引起恐惧,带来了焦虑,因而產生愤怒的时候、便会引起暴力。如果我们要谈论世界的和平,现在该是接受考虑我们自己内在平和的时候了。」

「在这个国家,非暴力(ahimsa)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特色就在採取由慈悲(karuna)或善良驱策的行动。一方面,如果我们採取以自我為中心的态度,虚偽的笑容和寻求利用甜言蜜语欺骗他人 - 这也是一种暴力;另一方面,当家长或老师,还有像我的导师一样,使用严格的言辞,似乎完全不关心孩子的福祉,但那就是非暴力。」尊者补充说,「所以,暴力和非暴力之间的界限,不仅在于行动的性质,更著重在动机。所以,如同科学家所说的,人性本善,我们需要更加重视慈悲或善良,而不断的恐惧、愤怒和怀疑,破坏了我们的免疫系统,而慈悲却能够增进我们的身心健康。」

尊者讲述我们人类的共同经歷,从母而生、也在母亲的慈爱下长成。有些科学家认為,母亲的身体接触对于我们大脑的适当发展,相当重要。我们都在爱中成长;我们知道,嫉妒不会让我们开心,而如果我们诚实、真实和透明地对待彼此,我们将会更懂得知足。

尊者继续表示,常识告诉我们,隔壁的人家可能很有钱,但如果他们彼此没有信任,便不会快乐。同时,贫困人家可能没有钱,但因為相互信任和彼此关爱,他们充满了欢乐。尊者认為,现代教育体制以物质目标為导向的内在价值观,為我们带来了内心不平静。「如果教育更加关注古印度对心灵和情绪运作的知识,我们将可学习如何实现内心的平静。我们一直与教育专家和科学家合作,為了实现这个目标,制定一套从幼儿园到大学都适用的课程。我们建议藉由长期的基础而进行 - 不但没有偏见地尊重所有的宗教传统,同时尊重那些没有信仰者的意见,如果印度能够将现代教育与古印度知识结合,便可以為所有70亿人类的幸福做出重大贡献。」

尊者提到,他致力于透过教育和常识,提高人们实现更快乐、更和平世界的意识。我在这个国家度过了58年,这裡发源的宗教传统与外来的宗教传统和谐共存。在这方面,印度堪為世界的榜样。宗教信仰成為衝突的根源,令人无法想像。然而,现在有一些地方发生同宗教不同派别的衝突,如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但是这在印度是看不到的。「无论我去到哪裡,都会告诉人们,就宗教和谐而言,印度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所有的宗教传统可以在这裡和谐共存。作為藏人,我也关心保存在八世纪被带进西藏的知识,从我们保存的那烂陀传统可以得见。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佛教徒越来越多了。印度是我们的上师,我们已经证明自己是可靠的弟子,因為我们保存了这些珍贵的哲学传统、逻辑和理解心灵运作的知识。现在,我再增多了一个承诺,就是试著在印度振兴古代知识,印度是我所认為有能力结合古代知识与现代教育的国家。」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