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 十一
14 New Articles

为真相和正义而发声: 再谈郭文贵先生爆料之十八

中国新闻
Typography

从四则推文略窥一斑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事件
陈卫珍
 1,看到有推文说《明镜》重谈江南事件,乃是以此来隐喻郭文贵先生,如果郭先生继续爆料,被他爆料的盗国贼将会对郭文贵先生进行暗杀,让他最终的命运跟以前被蒋经国在美国所刺杀的江南先生一样。

对中共盗国贼几次都下过的这些恶毒又卑鄙的通牒,真的让凡是有基本道义与良知的人们震惊又愤怒,忍无可忍。对这群魔鬼与狼一样的恶人们,让作为信徒的我第一次感到以善胜恶之信仰原则的软弱无力。对这些恶人们,我们在以理服人以法待人的同时,也必须同时采取以恶制恶以黑制黑的手段,才能达成最基本的自我保护,真如郭先生曾经提出的真善狠!

 为此,我呼吁全世界挺郭会朋友们应该高度重视盗国贼们所放出的这个消息,请团结起来,发挥聪明智慧能力谋略并行动,保护郭文贵先生。我们绝不能让郭先生成为第二个江南先生,这将会是海外所有为着自由、民主与人权而艰苦奋斗着的人们的耻辱与悲哀,也更是全世界良心人士有识之士的耻辱与悲哀,更是西方文明根基与价值的惨烈失败。我呼吁全世界挺郭后援会应该立即成立“复仇之神”的团队,制定详细可行的方案与计划,同时向那些盗国贼们公开表态:如果他们义无反顾地要把邪恶、错误与愚昧进行到底,坏到底黑到底恶到底,那么必然会得到该得的报应,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他们下了决心妄图对郭文贵先生进行暗杀,那么他们的恶行必定会在世界各地点燃血雨腥风的复仇火焰,就在他们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恶毒卑鄙的计谋得以如愿以偿之际,那么他们在世界各地享受着如帝王般生活的私生子女们,也将会一一成为殉葬者。 当然,我祷告上帝这样的悲剧不要发生,我也真心不希望发生。但如果他们邪恶愚蠢缺德到宁愿让子孙后代都遭遇他们自身恶行的报应,也要对郭先生和家人进行迫害和谋杀,那么这就权当一场在海外反动的暴力革命吧,我们只能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人的忍耐和节制是有限度的。连拥有巨大资产的郭先生都已经作好了舍生取义的准备和决心,其他相对来说在这世界没什么值得依恋的以反抗专制追求自由、民主与法治为使命与己任的人们,就更加容易具备勇士走上祭坛之赴死的决然。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我现在倒想问一问,你们这些盗国贼们,你们虽然拥有巨大的权力与金钱,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究竟你们有没有胆量面对公义与良知之利剑的审判?如果你们和你们那些吸血虫一样的私生子女们不怕死的话,那么敬请趾高气扬地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吧!我们已经作好了走上祭坛的准备。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吧。

 2,我反对对某某先生所进行的人格诋毁。但某某先生有一个思维误区:郭先生作为爆料者,他个人有什么缺点与不足,不是当下阶段的民众所应该关注的,但是力挺他举报专制公权力的权利与自由。而作为生命个体,因为爆料独裁公权力而遭遇污蔑、围剿与迫害之际——他因为不顾威胁而继续爆料,昨天他国内的员工与家人再次遭遇逮捕与审讯,都到了这个程度,良善的民众当然必须毫不迟疑、义无反顾地站在他这边,反对专制独裁的公权力。难道应当站在专制独裁的公权力一方,来整死这个举报者吗?那么请问,我们到底是在追求民主、自由与人权,还是在义无反顾心甘情愿地去做专制政权的帮凶与走狗?

有人曾经给我发邮件,告诉我说一些背景我可能不知道,面对这些神神秘秘真真假假的背景资料,我确实无法确证,我发现很多人也无法确证。后来我仔细琢磨,我根本不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考证这些所谓的背景资料,这与我支持不支持郭先生爆料没有必然联系。对我以及大多数的网民来说,能够确证的信息是:1,郭文贵先生是一个体制外的富商,是属于普通民众中的一员,即便如有人说他曾经是特工,在当下他依然被划入生命个体这个范畴。2,郭文贵先生从一开始就明确界定并宣称他是在爆料——即举报劣迹斑斑罪恶累累的公权力。那么,作为一个网民,我只需要梳理的问题是:1,中共专制体制内的这些公权力,有没有罪恶与黑暗?当然有,是罪恶累累劣迹斑斑,登峰造极无以复加。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稍微翻过几本书的人,只需要凭着常识、良知与道义就足够对此作出判断。2,这些公权力的罪恶与黑幕应该不应该被曝光?当然需要,迫切需要。3,生命个体有没有举报专制公权力之罪恶与黑暗的权利与自由?天赋人权,神圣不可侵犯。4,作为生命个体,我需要不需要竭力争取并捍卫属于我的言论自由、舆论监督、私有财产权益、生命尊严以及法治保护?当然需要,是做人的最为基本的使命与责任之一。

我认为在当下关于他的爆料议题,梳理了这几个问题,已经足够我作出百分百正确的判断。民众根据一个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所作出的能够让他们进行确证的自我行为界定以及自我身份的展示来选择进入对其支持或否定的章法并原则的轨道,难道不是成熟而理智的考量吗?民众要是钻入那些真真假假神神秘秘难以考证的所谓背景资料中,妄图去寻找在当下阶段对某个社会政治议题支持或否定的章法与原则的轨道,结果最大可能是民众被欺骗被误导,而失去能够尽可能争取的属于自己的权益与自由。我可以铁板钉钉地下结论,在对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一事上,绝大部分的郭粉是明智而清醒的,他们知道在当下他们应该支持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自己要什么,而那些所谓的公知与精英们,一个个落入自以为高深的狗屁理论陷阱中而难以自拔。

有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需要反复地讲反复地写,好像人们就是不开窍,但是他们也说不出让人信服的道理来。从一开始,郭先生就明确界定并宣称他的行为是爆料公权力的黑幕,可以说这个定位是相当明智而恰当的,这个定位决定了后来其整个爆料的过程都完全属于公民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范畴,不管他用什么方式,不管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瑕疵或漏洞,都照样可以获得法律以及良心并道义上的支持。

郭文贵先生作为生命个体,不管他身上能找出一千个问题一万个问题,显然他爆料罪恶累累劣迹斑斑的公权力的权利与自由,不会有任何影响。选择性爆料同样不会有任何影响。那些对他的选择性爆料提出质疑的狗屁精英们,你们不是脑残或缺德到底是什么?你们没有能力哪怕对中共体制内已经烂到骨子里的罪恶、错误与愚昧,进行一丁点的监督与举报,现在你们又对他的爆料在当下阶段的选择性而提出了质疑?作为生命个体,在有限的时间内,揭露这么气焰嚣张的专制公权力,无论从谋略层面的理性权衡与明智考量,还是从自身所能承受的压力极限并可以力所能及的操作方面,难道都不需要从选择性爆料开始吗?怎么当前的选择性爆料也成了你们进行责难和质疑的理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逻辑错乱思维混沌心思暗昧灵魂龌蹉?这些人的意思是——要就是必须把中共所有黑幕在几个月里完全揭开,要就是什么都不要去揭。就是这种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好高骛远的思维模式,造就这28年民主运动,有“民主女神”,有“民主男神”,有“反共斗士”有“维权勇士”……热热闹闹,到处是“英雄”“伟人”的涌现,就是没有现实政治生态的改善。

如果就对现实政治的冲击力,28年来的众多精英们,加在一起都还不如郭文贵先生这九个月的爆料所带来的激荡力。否则其爆料,怎么会被当局定性为比六四还严重的政治事件?否则,怎么可能因着他坚持要进行爆料,家人和员工再次遭遇审讯与逮捕?在你们还在对他指指点点的时候,他却经过反复斟酌与权衡,最终决定拿出当年楚汉对峙,刘邦毅然决然宁让项羽烹煮其父亲也决不投降的气概。这也许既有残酷现实被逼之无奈,也更有为目标与理想而献祭的悲歌。当前的许多民众,赋予其对英雄和勇士之称谓与注目,不排除有此因素——在当前的特别阶段,给予那个以一人对一国之孤单战士以特别的鼓励与信心,此称谓究竟能精准到什么程度,为之争论意义不大,这就如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要不对公众事业产生危害,无伤大雅。然而无论如何,此称谓所反应出来的本质问题之一,不正是中共盗国贼集团所制造的黑幕之深重、罪恶之严重、谎言之浓厚,并民间反对派精英们多年来面对这个邪恶的政党束手无策无所作为,从而让广大民众感到失望与悲观,两者之共同作用力在认知层面所产生的折射?

我无意去和那些对郭先生进行各种诋毁与攻击的五毛们或普通网友们去作更深入的指责与辩论,但对这些所谓公知与精英们的愚昧又浅薄的论调,确实感到愤怒。再说,请问除了控制在专制政权手中的官媒的报道,以及后来漫天漫地的五毛毫无根据的诽谤与造谣之外,还有什么确证的信息举证郭先生的各种问题?除了在他开始爆料后国内法庭加给他的各种莫须有罪名,到底还有什么确证信息能举证他的各种问题?再说,作为生命个体,不管他有什么问题,相比中共盗国贼集团,无论就问题本身、职权位分及对社会的破坏力等层面,完全是天壤之别,很难想象在他遭遇盗国贼围剿乃至有生命危险之际,这些民主精英和公知们,不去督责并对抗盗国贼,不起来奋起保护这卑微的生命个体,反而是盯着他进行撕咬。请问,你们的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真是让人难以想象,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样智性残障、道德沦丧、人格卑劣的公知与精英们?你们是这个荒谬黑暗时代的瞎眼领路人,更是这个时代的罪人!

3,论到那些真真假假神神秘秘难以考证的背景资料,容我在这里作一个假设:即便郭先生确实是代表中共内部的某个派系,而到海外来进行爆料,那么在当下阶段,民众依然必须要大力支持他以生命个体身份所进行的爆料,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把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神圣权利,给高举并张扬起来。如果另一派看到这个方式能够取得民意支持,用同样的方式派人来对专制公权力进行爆料,我们依然大大欢迎,民众照样会义无反顾地来支持他或她以生命个体的身份对专制公权力进行爆料,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依然必须高举并张扬生命个体的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神圣权利。难道在这个过程中,不就是在特别的处境中以特别的方式推进民主与自由的进程吗?面对中共集团这种言论限制、新闻封锁得跟铁桶一样的恶劣政治生态,能够诉之民意、彰显民意的政治性事件,本身就是照进专制独裁体制内的一线强光。

我曾经看到某个资深民主人士为王岐山先生的辩护,简直让小女子我目瞪口呆。他说看王岐山先生有多么大的功劳,在任期间拿下了多少数目的贪官。想想看,居然把拿下贪官的数目来作为反贪的功劳。如果没有正义力量在专制体制内的彰显,拿下千千万万的贪官,丝毫也改变不了这个体制的罪恶本质;如果没有真相的力量渗入中共专制体制,拿下千千万万的贪官,也依然丝毫改变不了这个体制的谎言本性:如果没有光明照入中共专制体制,拿下千千万万的贪官,也依然丝毫都减弱不了中共专制集团的黑暗现状。

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之神圣权利的被张扬与彰显,民意与民情之被认知被在乎,为着保护个体生命与私有财产之搏斗精神的被激发被释放……即便依然微弱,但这就是照进这个被罪恶、谎言、黑暗、错误、愚昧、私欲,围困得跟铁桶一样的专制集团内的正义、光明与真相。我们必须要奋力把这道裂缝撑开,哪怕一开始是产生于专制体制内的派系之争,能撑开一丝缝隙,总比一丝缝隙都无法撑开要强,能撑开一丝缝隙,就完全可能撑开更大的裂缝,如果我们能够抓住时机,发挥足够的聪明智慧能力与谋略,更有生命素质与胸怀眼光的配合。

从来,民众在争取属于自己的权利与自由的斗争过程中,无法要求自己完全避免被某一派政治势力所使用——说得难听一点是被操控的事实。民众一旦妄图逃避自己被使用的任何机会,那么民众就完全可能被排挤在能够发挥作用的历史轨道之外。没有民众参与的民主事业,要能真正实现民主与自由几乎是不可能的。民众不应该钻入那些真真假假神神秘秘难以确证的,由政客暗箱操控的潜规则轨道中,去决定自己到底应该支持什么不支持什么,民众必须要牢牢盯住已经能明确界定的属于自己有可能实现的权利、自由与尊严的轨道,进入其中奋不顾身。民众不要去睁大眼睛搜索究竟还有哪方势力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利益,而应该清楚盯住自己能够借着这些力量,而获得什么程度的权利、自由与尊严。即便在美国这样民主理念与自由精神都算是纯正的民主政治游戏中,政治势力都无法做到从动机到行为百分百为着民众的纯全驱动,但民众依然在这个过程中享受到相当程度的权利、自由与尊严。如果民众的普遍情商与智商能够达到一定程度,那么就完全可能在被政治势力所操控的过程中智慧巧妙地实现反操控,甚至可以让民众的力量在政治游戏法则中成为主导。所以,我个人一直非常关注的是整个社会的正气底蕴并民众的素质,因为这决定了我们今后一旦建立起民主制度,究竟会是良性的民主政治还是恶性的民主政治,并民众力量如何能够在制度转型的过程中起到什么样的角色。

4,又有公知对郭文贵先生曾经坦白承认的保命保财之爆料初衷进行了责备,说他是出自自私的动机。这些荒唐言论以及由此所折射出的丑陋又狭隘的心态,让我实在无话可说了。在反抗专制强权的队伍中,很多人都是因着自身被专制制度的罪恶所压伤,对专制制度的罪恶产生深刻的体验,并由此而萌发出对抗罪恶拆毁专制的动力与决心。这岂非是最为常态的心路与生命历程?当然,也有很多人乃是因着对专制制度本身所具备的或展现出的邪恶与荼毒本质之理性认识开始,然后加入到反抗专制强权的队伍中来,这又是另外一种的常态。前者是亲身经历罪恶,后者是在理性认知中在正与邪之间作出选择。

我们应当欢迎的是,反抗专制强权的队伍越来越大,难道我们需要去挑剔,只有什么样的前背景经历才可以挑战公权力的罪恶?我们当然需要关注的是,当前队伍自身的正气底蕴并道德素质,但是我们不能对人们保护自己正当权益的原始驱动进行苛求与责难;我们应当关注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权利是否得到了张扬并保护,而不应当去对履行此神圣权利的原始驱动进行挑刺;我们应当关注的是,邪恶的独裁公权力是否能够受到挑战并压制,而不是去对挑战专制公权力的原始驱动进行门槛设定;我们应该鼓励并欢呼,一些人因着自身受害经历而奋起反抗强权,然后在此过程中,为他人谋幸福的崇高激情被激发被张扬,并一步步得到强化和升华,最终乃至一份理想主义的政治愿景和理想得以发育成胎,并在某个时机顺利诞生,而不是去对他们的自我保护之原始初衷给贴上自私的标签,然后进行责难和批评。

更何况,在后来的系列爆料过程中,作为履行天经地义的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举报者,郭先生经受了各种污蔑、造谣、诽谤、抹黑与攻击,乃至面临推特被禁声,并家人与员工再度遭遇迫害的现实处境,当务之急,我们难道不应当起来奋力保护他力挺他?如果还有一丁点的良知与道义,在当下阶段都不会去挑刺并责难他当年的原始驱动——乃是为了自身的保命与保财。他在奋不顾身地保他自己的命,不就是同时也在为我们能够得以保我们自己的命而努力,因为他的事情完全可能落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他在奋力地保他自己的财产,不就是也在帮着我们每个人能够得以保我们自己的财产而努力,因为同样的事情也会落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

这些脑残思维中根深蒂固地烙上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印痕,高举无比高尚的目标,要在世界建立起没有任何压迫与不公平的理想社会,结果因着人性中根深蒂固的罪性,让这种理想社会根本就无法在这有限有罪的世界实现,于是一个“华丽转身”,竟然就变成了“国家是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专政。”有多少民主人士,整天喊着救国救民的宏伟目标与口号,结果却连自己和家人都养不活,然后就高举这些假大空的幌子,干起了以骗捐为养家糊口之方式的职业革命家。难道人们还在盼望并期待这样的职业革命家来主导今后的民主事业?但是我相信,理性成熟的民众已经越来越多,人们更愿意跟随那个因着维护自己切身利益为原始驱动,然后带领民众一起追求属于他们的共同的权益和自由而奋斗的政治领袖。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