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周日, 4月
13 New Articles

天安门广场1989年人民运动

中国新闻
Typography

旧文重发
浅论中国民运的总体战略和行动原
  
借助于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的底气,中共自恃综合国力不断增强,而国际局势动荡,因而从韬光养晦变得锋芒毕露,不惜耗费巨资收买控制华文和外文媒体,输出专制文化。国际民主国家为了从中国获取更多经济利益,对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一再采取了绥靖政策。

中共还从三个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发展到五个自信(另加文化自信和价值自信),公开否定人权自由民主法制等普世价值观。中共的所谓中国梦,实际上就是永葆专制梦。习近平政权一方面采用政治运动方式大力反腐以争取民心,另一方面以反恐来打击维权和民主力量,导致社会矛盾和冲突日益加剧。针对这种新的局势,中国的民主运动需要拿出一套新的对策来。

 和平演变是社会变革的最佳方式

 目前有些人士在极力宣扬暴力革命。他们认为和平理性非暴力已经过时,在中国非搞暴力革命不可,甚至把非暴力主义者攻击成帮助中共维稳的人,言下之意是中共特务。任其发展,将把中国的民运推向当年法国大革命那种极端路线。

 清末专制腐败,国力衰弱,屡战屡败,割地赔款,丧权辱国,慈禧为首的保守派发动戊戌政变,软禁光绪皇帝,杀戮变法六君子,满汉矛盾激化,让人们感到变法无望,唯有暴力革命。但辛亥革命推翻帝制以后,却出现了专制复辟,军阀混战的局面。民国时期,共产主义思潮风靡全球,地方诸侯各自为政,中共得以搞武装割据。借助于日寇侵华,中共得以发展壮大,在苏俄支持下,打败了国民党。但中共上台以后,建立起极权专制,人民生活在饥饿恐怖之中,八千万人死于非命。

 中国的经济30多年来高速发展,综合国力日益增强,人民的生活普遍逐渐改善。虽然由于专制腐败,社会不公,贫富悬殊,环境污染等,人民对中共的统治颇有怨言,但远远没有达到要暴力造反的地步。目前的国内环境下,全国性的暴力起义难以发动,局部的起义,在现代信息交通、军力运输、飞机导弹等军事装备的条件下,很快就被镇压了。至于国际大环境,更不具备暴力革命的条件。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不敢公开支持中共的反对派搞暴力革命,更不敢轻易用军事力量去打击中国。

高叫暴力革命者,20多年来没有向中共发过一枪一炮。有本事就学汪精卫,亲自去埋几个炸弹,炸几个贪官,让人信服你是言行一致的。目前还没有人因为搞暴力革命被中共判刑。被中共关押的异议人士,都是非常温和的非暴力主义者。 

民运理论家胡平先生201411月在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上有一段非常精彩的演讲:“当人们失去了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念,从而放弃了采用非暴力的方式开展抗争,实际上他们就是放弃了现实可行的抗争手段,到头来也就是放弃了抗争本身。一旦广大民众放弃了抗争,那反过来就使得专制统治得以维持。”胡平还引用加尔布雷思的话指出:有时候"高谈(暴力)革命祇是一种逃避现实。"高谈暴力革命还有一个误区,就像亨丁顿说的:"如果'改革''不完全行动'的藉口,那么'革命'就是'完全不行动'的藉口了。"你一旦主张暴力革命,你就自认为有理由拒绝参加任何非暴力行动——因为你认定这些行动都毫无作用,但你实际上又不能参加暴力行动,于是到头来就成了完全不行动,然而你还以"革命"自我标榜。 

从社会变革的后果上看,暴力革命的结局始终是令人担忧的。暴力革命后,常常要用暴力来维持政权,难以保证从此走上民主之路。新的政权说不定更加专制。中国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暴力革命,所谓成功也就是改朝换代而已,但始终没有跳出“专制-革命-专制”的怪圈。其它国家通过暴力革命实现民主化的成功例子屈指可数。

从社会变革的代价来看,暴力革命是不值得推崇的。多少人的生命财产、多少年的建设成果毁于一旦,要多少年才能抚平创伤?最受害的总是社会底层的老百姓。在社会有序的情况下,再专制的国家,多少也还有一些人权和尊严。在战争期间,除了你死我活的拼搏,其它都谈不上了。

从难民角度来看,暴力革命也是不可行的。一个小小的叙利亚,因为暴力革命和宗教冲突,已经制造了数百万难民,搅得全球不得安宁。中国如果爆发暴力革命或者因分离运动造成的种族冲突和宗教冲突,可能祸及13亿人民,产生数千万乃至数亿难民,波及全球。中国人首当其冲遭受巨大磨难,对任何国家也都没有好处。

“民变、兵变、政变”,是社会变革的良策和大道。其基础是民变,其关键是兵变。民变这个基础不能靠暴力来建立,而是依赖于做民众的启蒙工作。建立公民社会,是民主变革以及建立稳定民主制度的重要环节。“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是社会变革运动的最好策略和手段。国际上已有许多成功的先例。虽然在中国还没有成功过,但永远不会过时。

民运界日益高涨的“革命”与“独立”浪潮,这似乎是习近平的“阳谋”。中共故意引诱海内外的民主人士参与,然后以“分裂”和“颠覆”国家的罪名,将国内的民主力量一网打尽,并将国外宣扬暴力革命的人士和组织打成恐怖势力,得不到国际民主力量的支持。中共同时煽动国内的民族情绪,抗拒民主潮流。 

民主运动需要从人权政治范畴扩展到国计民生的其它领域

中共虽然借助了共产主义理想来建立和强化组织,但中共骗取民心获得江山的口号却是“打土豪分田地”。

民主运动是社会综合改造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参与。为了发动人民参与变革,为了消减统治集团遭受清算的恐惧心理,为了降低社会变革的代价,我们提倡理性正义,在政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公平宽容来化解社会的暴戾之气,舒缓民族之间的紧张局势。我们要将民主运动与人民生活休戚相关的社会活动结合起来。例如:关注反腐制度的建立、关注就业、抑制房价、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切实开展基层选举、建立官民结合的环保监测和管理体系、建立独立工会以保障工人权益,关注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等等。海内外民运人士和人权民运团体要分工合作,根据自己的能力和精力选择不同的关注点。这样做,让人民感受到民主运动不是虚无缥缈的,而是与自己的切身权益相关的。这会大大增强民运的影响力,日益获得更多的民意支持。

 

在这个过程中,民主运动必定能够逐渐凝聚一大批专业人才,拿出系列治国纲领。让人民看到,除了中共,别的政治力量也能够驾驭中国,可能比中共干得更好。至少要显示出,民主力量更尊重人性,更能抑恶扬善,充分调动每一个公民的积极性,搞好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建设。例如,对于新闻自由、网络管理、土地分配、交通邮电、文化教育、科学技术、防病治病、计划生育、保险福利、能源环保、外交战略、旅游娱乐、卖淫赌博吸毒的管制等等,我们都要拿出一套行之有效,为民造福的政策来。

国内民运人士要尽量在宪法框架内活动

 国内民运人士遭到中共高度打压,一时难以形成明显的组织队伍。尽管如此,国内民运人士还是有一定活动空间的。国内人士要尽量在宪法范围内活动。中国的宪法,除了四个坚持等专制特色以外,也载明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如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等等。国内民运人士的首要任务是让宪法所载的公民权利兑现。例如,关注失业工人的遭遇,关注拆迁户的权利,关注农民的权益,要求举行公正的基层选举,要求惩办贪官污吏等。因中共特别敏感有组织的政治活动,所以,国内的活动应当尽量做到,政治活动非政治化,组织活动非组织化。目标不要太高,循序渐进,积累经验,争取民心,见好就收。尽量不要让中共抓辫子,不要让中共有镇压口实。当然,狼要吃羊,总有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民运人士一开始就要考虑到各种危险性,要号召人民团结保护为民请愿的代表人物,要号召人民对官方采取不合作态度,要同海外民运建立沟通渠道。如果广大人民普遍对官方采取不合作态度,中国的民主化也就即将实现了。 

我们非常崇敬有牺牲精神,敢作敢为的民主斗士。但我们认为,每一个人的青春和生命都是非常宝贵的。我们要尽量降低民主运动的代价。我们要尽量保存民运实力。 国外民运人士要时刻关心国内民运人士的命运。一旦国内民运人士有难,我们要立即在海外各种媒体上曝光,立即通报各民主国家政府、议会、政党和人权组织,以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要求他们向中共施压,改善人权。 

海外民运队伍需要加强自身建设

1989年民阵成立不久,我就在《中央日报》上发表过《民阵的运作要领》一文,提出“求生存、求发展、求外援、求内应”的思路。26年过去,我们还是要这样做。海外民运组织一再内斗分裂,影响了战斗力。这并不是中国人独有的特征,其它国家的海外反专制团体,情况类似。中共历史上也发生过许多次血腥的内斗分裂。民运内部的纷争,有权力之争、路线之争、正邪之争等等。民运队伍中有一批理想主义者,也沉淀了一批人渣。一些所谓的民运人士,高举着人权民主、反对专制的光鲜大旗,干的却是贪钱捞名、说谎坑骗的肮脏事。中国民运的衰落,同腐败有很大关系。所以,20046月,我在《中国民运的全球战略》一文中提出,“民运队伍要反腐败,反招安,反渗透,反泄气。”如今看来,民运队伍的腐败,有越演越烈之势。如果不强力制止,民运就会丧失感召力。我曾提出民运要有道德、理想、奉献精神、组织路线、政策和策略、法制等多方面的感召力。就个人而言,道德感召力是第一位的。

有人打着民运招牌,赚取难民钱财。有人利用民运搞政治避难,捞取居留后就出卖人格投靠中共。有人将民运捐款放入私人腰包。有人捞取一笔民运捐款后,就脱离民运队伍,隐姓埋名。有人获取民运捐款后,就讲排场,搞虚荣,没有把捐款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有人为争夺资源,打得头破血流,不顾民运大局。有人见利忘义,被中共收买。海外的许多中文媒体,本来是民运人士创办,但如今蜕变成畏共刊物甚至亲共刊物,原因很明显,他们被中共收买了。民运队伍要建立严格的财务制度,要节约每一块钱。中共的软化和招安手法,只对那些爱钱如命,见利忘义的民运蛀虫有效。真正有志于中国民主事业的人,是不会接受中共招安的。中共派了大量特务打入民运队伍,但我们没有必要抓特务。我们只要心中有数就行。我们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没有多少秘密。真正替中共专制集团卖命的特务并不多。我们要敢于争取特务,任用特务,让特务投身民主运动。张春桥本来是国民党派去延安的特务,但被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共营造的所谓新气象迷住了,后来就死心塌地效忠于共产党了。只要我们自己走得正,始终把矛头对准中共专制,任何特务也左右不了民运大局。当然,一旦获得特务破坏民运的证据,我们要采用措施依法处理。

中国的专制统治,根深蒂固。要拔掉专制大树,需要长期努力。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这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符合人类的发展潮流。我们要有积极向上的精神,坚韧不拔的毅力,追求胜利的信心。我们要建立起表扬和批评机制。民运人士(特别是民运组织负责人)至少需要确立最低信条:不贪腐说谎。任何负责人违背这个信条,必须引咎辞职,否则,必遭组织弹劾。如果一个组织做不到这一点,那就说明这个民运社团已经蜕化变质,需要解散了。

让中国和平渐进有序地过渡到民主社会

我们要继续争取西方民主国家对中国民主化的支持,揭露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维护台海和平,支持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在保持中国主权领土完整的框架下实现民主化,进而保障每个人的人权和每个地区及民族的自治权。树立人权自由、宪政法治的公民世界观,推动建立公民社会和稳定的民主制度。

 郑孝胥的“三共论”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前两个已经兑现了。第三个正在兑现之中。郑孝胥所指的共管是国际共管或列强共管。但共管一词也可以理解成人民共管,民主共管,即建成民主制度。这符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潮流。我曾经讲过,专制红天已死,民主蓝天当立,也是这个意思。如果中国直接从专制社会和平有序渐进地过渡到民主社会,社会变革的代价最低,那是天赐福音。如果中共专制集团顽固不化导致中国大乱,“黄祸”预言实现,联合国出面共管,社会变革的代价将异常惨重。即使出现联合国共管的情况,中国最终也会实现人民共管,即民主化。我们的奋斗目标是让中国和平演变,避免出现联合国共管这个环节,直接实现人民共管。

20151129日在“第二届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上的演讲
20151125日 写于 纽伦堡
首发于《欧华导报》201512月总第269
(全文大约4800字) 

********************** ******************** **********************
第二届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开幕词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  费良勇
德国科隆  20151128

各位朋友:

我首先感谢大家从世界各地远道而来出席第二届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2011年,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旅馆同一个房间举行了首届蒙汉对话会议。四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当年的景象还留在我的脑海里,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希望我们这次会议能够继往开来,取得比首届会议更大的成果。

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民族独立意识的兴起。中国的民族矛盾也是不能忽视的重大问题。民族独立国家分裂问题可能严重阻碍中国的民主化,而民族问题的爆发往往在民主化实现之际,由于分裂问题困扰民主政府,可能导致专制复辟,甚至导致流血冲突和民族战争。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们举办蒙汉对话这样的研讨会是非常必要的。我认为,如下几点值得我们特别注意:

1.     人权至上。人权高于主权,也高于民族权。人权问题不仅仅是内政问题。人权问题是超越国界的。人民的权益和福祉是远远高于独立或统一诉求的。我们要尊重和维护每一个人的权益,绝不允许为了本民族的权益而侵犯任何其它民族的权益。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是侵犯人权而不是维护人权,理应受到谴责和制止。

2.     民族平等。在对话和协商解决民族问题的过程中,各民族无论大小,都是平等的。例如,赫哲族是中国最小的民族,五十年代只有四百多人,如今也只有一千多人,但在讨论和追求民族权益中,同我们拥有十多亿人的汉民族是完全平等的。仅用平等一词往往还是不够的,实际上大民族对小民族应该有更多的尊重和照顾。

3.     去伪存真。任何民族的文化宗教风俗习惯等都有精华与糟粕。每一个人都应该反思本民族的文化宗教等,清除糟粕,保存精华。要敢于批评别的民族与宗教践踏人权的落后面与阴暗面,更要勇于接受别的民族和宗教对本民族与本宗教的批评意见。如果没有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基督教改革,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都达不到今天的文明程度。所以,我们应该让各种文化和宗教自我完善,并促进各民族共同发展。

4.     反恐甄别。恐怖分子和集团是全人类的公敌。一方面我们要坚决反对以攻击平民为特征的恐怖行为;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反对任何专制集团将人民的反抗运动打成恐怖活动。专制政权常常推行国家恐怖主义。我们还要注意区别恐怖主义与暴力革命。国际社会应当拿出一个恐怖主义的甄别标准出来。

5.     和平理性。我们的抗争手段,还是要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在当代科学技术的条件下,和平抗争是最佳手段,和平转型的代价最低,对人民的伤害最小。我们并不否认人民的抗暴权利,也不完全排斥暴力革命。我们要尊重历史,更要考虑现实,但不能完全屈服于现实。我们主张:不以大欺小,不煽动民族歧视,不挑动民族仇恨,不鼓吹流血冲突。

 

谢谢大家!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