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
28 New Articles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照片:(藏人行政中央网站)

西藏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2日达兰萨拉报导』新德里 - 「就歷史地位而言,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任何一个、包括印度在内的国家,称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一部分,这是错误的,我们无法接受这种说法。」西藏司政上週四(1月18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新闻记者会上表示。

2018年1月18日在印度新闻记者俱乐部(Press Club of India)召开记者会,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回答来自亚洲时代报(Asian Age Newspaper)、信德报(Samvadh Sindhi Newspaper)、法律和商业评论(Law and Business Review)、佛教时代(Buddhist Times)、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Japanese newspaper)和週日卫报(Sunday Guardian Newspaper)等媒体的提问和评论。

「最多引用的是『西藏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但就歷史地位而言,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任何一个、包括印度在内的国家,称西藏自古以来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错误的。我们无法接受。」司政回答一位记者提问,关于他认為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歷史性的错误。

「应该看一下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发生的争议,有许多伟大的印度领导人像萨达尔.帕特尔(Sardar Patel)在讨论中贡献了很多智慧,有很多的真知灼见。我们现在所谈论的扩张主义论,曾经公开讨论多次。……所以,这绝对是我们正在谈论的扩张主义,歷史上,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任何说不是的人、都是错的。」司政说,「从歷史上来看,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可以追溯到9世纪。根据821年签署的条约,很明显的指出西藏人民会在西藏的大地上幸福快乐,中国人会在中国土地上欢喜,该条约(唐蕃会盟)由中国皇帝的代表和西藏国王的代表共同约定。此后,西藏拥有自己的司法,自己的税收制度,自己的货币,直到1959年中共佔领西藏前,我们都是使用自己的货币,我们自己的邮政系统,甚至不必因為西藏问题的单一案件而被送进中国法院。西藏是一个事实上和法律上的独立国家,对此没有任何争议。但中共政府在佔领西藏后,一再宣称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不容谈判的。因此,我们说我们会考虑,但是必须依循中国宪法赋予西藏人民真正的自治权。这就是《中间道路》政策。这是遭到佔领西藏的中间立场,可以结束西藏人民所承受的镇压苦难。所以,歷史上西藏是独立的。现在我们说的是,赋予西藏人民真正的自治权。所以我们所追求的是真正的自主。」

被问及藏人行政中央是否放弃独立的要求时,司政说:「是的,西藏是独立的,但我们现在所要求的是按照中国法律的真正自治。至于达赖喇嘛尊者的转世问题,我们必须考量目前达赖喇嘛尊者身体健康,还可以寿命很长。根据许多预言和我们的信念和祈请,尊者将活超过百岁。我明白记者不断追问下一世的达赖喇嘛。事实上,尊者在2011年时曾经提过这个问题,他说他可以转世再来,意味著必须离世与重生,或经由选择產生,如同天主教教宗由红衣主教选择而產生,高层喇嘛将聚会,选择下一世达赖喇嘛;或是透过提名,也意味著现在的达赖喇嘛尊者可以指定他的继任者,所以这是摊摆在檯面上的,我们不仅思考过,也有一个计划。因此,这个过程将会发生。」

「就中国而言,他们的说法相当古怪,说他们拥有权选择下一世达赖喇嘛的权利,而不是达赖喇嘛本身,这不是很奇怪吗?追溯中共的记录,中共政府摧毁98%的藏传佛教寺院,迫使99%的僧、尼眾还俗。因此,就宗教自由和维护藏传佛教而言,他们的记录是非常糟糕的。达赖喇嘛尊者才是有权决定谁将成為下一世达赖喇嘛。」司政补充说。

「我们追随圣雄甘地的不杀生(Ahimsa)原则,如果听过圣雄甘地的教导和演讲,他也深受佛教的影响。现在非暴力(不杀生)已成為一个普遍的语词,不杀生与非暴力连结在一起,我们不希望把所有权说成是我们所遵循的不杀生是佛教的,我们只是想说这是甘地非暴力(gandhian ahimsa)。因為甘地的非暴力俨然已是一个普遍的语词和普世的概念。所以,我们正在运用这个概念。作為佛教徒,我们实践的非暴力,将成為佛教的非暴力方式。这是『感谢你!印度』活动的一部分。我们正在包容和分享。」当记者提问,关于佛教的非暴力方式,佛教的非暴力方式有什麼不同时,司政回答说。

「我说的是,当西藏在1950年代遭到佔领,包括印度在内的所有邻国都没有对此多做些什麼。当然像是瓦拉巴伊.帕特尔(Vallabhai Patel)这样的领导人提醒我们,在对付中国时要非常小心。现在是西藏,但以后可能是我们。可是没有多少领导者把这个建议听进去。」司政补充说。

「过去60年来,我们一直这样说;西藏遭遇佔领后,并不是一个结束,仅是个开始。中国领导人自己也说过,西藏是手掌,一旦他们佔据手掌,接著必须拿下五个手指。五个手指是锡金、不丹、尼泊尔、拉达克和阿鲁纳恰尔邦。不只是五指之间,五指之间还另有空间。那就是喜马偕尔邦、北阿坎德邦等。因此,自2010年以来,中国边界的入侵日益增多。洞朗对峙只是其中的一个症状。」司政回答佛教时代报的询问,关于有报导指称,他曾提醒印度反抗中国。

「印度和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就西藏而言,我们希望看到印度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邻国和世界保有良好的关係,而印度与中国之间具有复杂的关係,他们应该保有良好的关係,但印度也应该小心,因為已经发生了洞朗对峙。今天上午,我看到报导指出,中国正在洞朗设置一些常设机构。」他补充说,「然后就是和尼泊尔的这个问题。尼泊尔是世界上唯一的另一个印度教国家,那裡的政府多是倾向中国,所以如果看看印度的所有邻国,中国的影响力非常大。自然而然地推断向我的东道主,提醒他们必须小心。六十年前,我们失去了国家,我们不想再看到其他国家,其他地方步上同样的后果。」

「从技术层面来讲,我们仍然是难民,如果据统计、全球有6000万难民,我们名列难民,但在6000万难民之中,印度的表现相当不错,印度政府对此做了很多努力。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土地都得到了政府的补贴,印度政府已经做了很多,所以我们想要更多一点?可能只有一点点。作為客人,我们可以多一点希望,印度可以在政治上多做一点,印度可以把西藏问题视為中印双边会谈的核心问题。」西藏司政回答信德报提问关于藏人是否希望得到印度更多的支持。

「印度可以把西藏端在檯面上讨论。印度的安全部分取决于西藏的局势。当西藏是独立的国家,就没有边界入侵的问题。印度无需每週花费数十亿美金在边界驻扎成千上万的印度部队,可以将其运用在教育和社会福利。而西藏和印度两国在精神上也有紧密的联繫,冈仁波齐(Mount Kailash)和玛旁雍措(Lake Manasarovar)在西藏。现在是你们提出难民问题的时候,我们也在西藏為湿婆神庇护,所以,jai Bholenath !」回答记者提问藏人如何承许自己是难民。

「如果按照谈判的歷史来看,包括藏人行政中央(CTA)在内的西藏代表团去了中国和西藏;然后从2002年到2010年,达赖喇嘛特使与中国代表进行了九轮正式会谈对话,但是没有什麼突破。于是对话在2010年1月中止迄今,所以,这八年来没有任何对话。我们希望见到达赖喇嘛特使和中国代表和平解决西藏问题。没有正式的对话,而秘密连络管道过于复杂。」司政回答《亚洲时代报》的另一个问题「目前藏人行政中央与中国会谈的情况」时表示,「达赖喇嘛尊者说,我们是透明的。任何想来到达兰萨拉并与我们交谈的中国人,我们愿意分享他们想要知道的所有信息。」

回答《週日卫报》「与中国保有良好关係的唯一途径就是同意他们的要求」的提问,司政同意中国具有扩张主义的野心,同时也澄清说,西藏不是寻求独立,而是真正的自治。随后,司政也表示,印度应该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係,因為这对南亚的和平与安全至关重要。

司政表示,「你是好记者,因為我所说的观点,你都能够相互串连,并且提出问题。作為藏人,我可以很明确地说,如果解决西藏问题,那麼将与印度、西藏保有良好的关係;但一般情况是这样的,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说,中国的稳定和安全依靠西藏的稳定和安全。对中国来说,这是很重要的。对印度来说也一样,相较之下、巴基斯坦的边界问题不大。印度与中国边界实际上是长达3000公里的西藏边界,而中国的安全和稳定依赖于西藏,所以从这个地区进行更多的入侵。」

「之前,西藏在这两个大国之间一直扮演著缓衝区,两国都不必担心边界的安全。然而,现在双方都非常的担心。边界这麼长,你们想想,只要侵略另一边,那麼就可以到达另个地区,基于这种不信任和怀疑,于是进入这个行為模式。导致这种不信任和怀疑的主要原因是长长的边界。双方都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司政说,「中国占领西藏,而印度為西藏发声是唯一具有合法性和可信度的。如果回溯1914年举行的西姆拉会议,英国印度和西藏首席噶伦伦钦夏扎(Lonchen Shatra)签订西姆拉边界协议。签署双方代表,西藏由首席噶伦伦钦夏扎代表,英国印度则由亨利.麦克马洪(Henry Mcmahon)爵士代表。现在印度说的麦克马洪线(Mcmaohnline)是首选的边界,如果印度想要麦克马洪线作為首选的边界,而协议签署国是西藏总理,而不是中国总理,所以我们具有这项协议的主张或所有权,而且也签署了贸易协议。印度和中国同意提出和平共处五点原则,称之為《潘查希拉》(panchsheel)协议,但实际上这是一项贸易协定。」

司政进一步说,「贸易协定应该是每十年更新一次,1914 - 24年,34年,直到1944年,西藏与印度之间的贸易协定又延续了一段时间,但是1945年,印度总理尼赫鲁(Pubdit Nehru)认為要和北京续签此协议,于是派遣一支代表团来到中国,几个月后他们回来,而称之為《潘查希拉》(panchsheel)协议,仅有前言而已,内容还是贸易协议。印度希望《潘查希拉》(panchsheel)协议能够维持25年,但中国只愿意维持5年。于是双方经过多次谈判,最后达成五年协议,这就是為什麼我要说印度要小心了。因為五年后、就是1959年,西藏被佔领;达赖喇嘛尊者不得不在3月17日逃离拉萨,并于3月31日进入印度。8年后的1962年,发生中印战争;所以签下了《潘查希拉》(panchsheel)协议,之后就发生了西藏被佔领和1962年的中印战争。一旦和中共签署了和平条约(Panchsheel),就埋下了战争和占领的计划,所以有很多原因催促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解决这个问题,印度的主要问题也可以解决。」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