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周五, 10月
9 New Articles

丹增曲英: 姐姐,兄弟,母亲和父亲

西藏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7月27日达兰萨拉报导』 藏人向丹增曲英献上最后的敬意。丹增曲英在7月14日,自焚抗议中国非法佔领西藏的年轻烈士,他的遗体昨天进行火化;此前,《国际西藏邮报》(TPI)独家专访曲英的父亲。

接受《国际西藏邮报》访谈,阿旺格珠(Ngawang Khedrup)说:「在这样的时刻,我想谈谈人身暇满义大,特别是尚在学习阶段的年轻人;年轻的孩子死去,对父母来说、非常痛心疾首,但如果我们看得更深远一些,自1940年以来,我们600多万藏人之中,多少人自焚、多少人成為政治犯,多少无辜的藏人遭到杀害,多少人被监禁,多少人失踪,对我们而言,都是问号,并没有进一步的详情。这种感觉,既是对我们国家的骄傲,也是对我们国家、文化和原则的忠诚,那些自焚者从未缺过食物或水,也不是没有家人亲友。我也想到达赖喇嘛尊者告诉我们藏人:『从出生到死亡,你就拥有藏人身份的责任和权利。』当今社会,更多的人说要达赖喇嘛尊者所赋予的权利,但是在共同事业上,他们从不回应,著实令人失望。今天我在这裡,在媒体前面发誓,我不是一个熟练的发言者。我没有天份,也没有接受过什麼教育,我只是从西藏来到这裡流亡的藏人。」

「曲英的假期结束时,对我说,『爸爸,在这生之中,因為过去生的因果业力,我出生成為你的孩子,然而来生就不是如此了!』。」格珠忍住泪水继续补充说,「但在未来,也许我们不会有这种关係,為什麼呢?因為无常,我们都会死,爸爸请您要坚强,尽可能多想想西藏事业。」他说,这段对话带给我很好的感受,我自己的孩子正在给我上课。我告诉他,孩子、你很棒,如果你想继续学习,我一定支持你,我并不是因為他死了才夸奖他。

他继续说:「生命无常,我们不应该只是追求财富,财富不会有所帮助。当西藏失去自由时,据说我们有财富,但这并没有任何帮助。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教育和勇气,曲英在遗言中强烈地提出西藏语言的重要性,他写著:『如果藏人不保留西藏的文化,谁会保留呢?如果藏人不保留西藏语言,谁会保留呢?如果西藏人民不為西藏运动奋斗,那麼谁来奋斗呢?同样的,如果孩子不愿意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那谁来做呢?』格珠补充说:即使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拥有一个这种想法的孩子,让我备感骄傲。

「曲英说,也许明年放假,我就不回家了。」格珠说,我问他不回家,要去哪裡?他说,「我们从来不知道死亡的无常,或许我会比你早一步先走。」我问他怎麼会有这样的想法,他回答说:「爸爸告诉我说,我非得去瓦拉纳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学学习藏语文时,我不太高兴;因為我的同学都说我们现在必须学习英语,然后去外国。很多人说西藏语言不好,无法找到好工作,所以,我有学习英语的强烈慾望。」

「但是,爸爸和叔叔带我到瓦拉纳西上学时,我内心越来越平和,我感觉对西藏產生一种新爱国主义。大学裡有几个刚从西藏来的藏人,每每听到他们告诉我,在西藏所遇到的困难时,我的心总是在撕扯。」格珠补充说,「想想,作為一个人,我认為曲英实践了他的目标。」

「对一般藏人来说,特别是西藏年轻世代,真的要敦促大家:我们必须对西藏的自由运动负责,无论是现在或是未来的人,请不要因為自焚而浪费宝贵的生命,為了西藏自由运动,请进一步在全球扩大西藏的事业,西藏人口只有600万,150多名自焚藏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大的痛苦。相反的,我们需要教育一名藏人,让他可以教育百多名藏人的策略。没有教育,我认為西藏自由运动无法成功,我们必须教育自己和中国一战,但刀枪不是我们对付中国的武器,我们必须透过非暴力抗争,同时聚焦国际舞台,证明真理站在我们这一边。」格珠结语表示。

最新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