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周三, 11月
14 New Articles

西藏精神领袖:西藏在歷史上是独立国家

西藏新闻
Typography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6月26日达兰萨拉报导』美国,波士顿 - 歷史上,西藏是一个自由独立的国家;达赖喇嘛尊者表示,西藏人民希望在中国宪法框架内拥有真正的自治权,可以永续保存独特的文化、语言和传统。

「我来这裡与理查.戴维森见面,所以,也有机会看看大家。像各地的西藏人民一样,你们也保有西藏精神。我们已经流亡58年了;在印度,我们有藏人行政中央(CTA)。藏传佛教的主要寺院也在流亡地重建与繁荣发展。流亡藏人遍布世界各地,但无论我们身在何方,我们都在当地建立社区,就像你们在这裡所做的一样,保护我们的身份认同和传统。」2017年6月25日在波士顿会见当地藏人时,西藏精神领袖表示说。

「居住西藏境外、自由国家的藏人,都有保持精神的责任,藉以鼓励我们在西藏境内、坚决勇敢的兄弟姐妹们。」尊者劝勉美国麻州波士顿当地藏人;「儘管面对藏语文教育的限制,他们的精神依然壮大,但不能自由地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当藏人对社会的忠诚被怀疑,以及被贴上分裂份子的歧视时,中国人对他们社会的忠诚却得到讚扬。西藏需要平等的待遇。歷史上,西藏在七、八和九世纪是一个自由独立的国家,后来崩解了。以前把我们团结在一起的,是我们共同的宗教、文化和语言。今天,境内三区藏人维持团结,还是非常的重要。我们希望取得真正的自主权,如此,我们可以继续保持我们的文化、语言和传统。」

尊者回忆说,1959年,没有人知道那些成為难民的流亡藏人将要面临什麼事情;但优先考虑的是生存问题,而印度政府慷慨协助。

「藏传佛教曾经被误解是喇嘛教,好像不是一个正确的佛教传统。」尊者说,「自从我们流亡以来,我们能够证明藏传佛教,实际上是一种纯粹而完整的佛教传统,我们的传统承自那烂陀,包括精深的哲学和逻辑,以及对心灵的理解和情感的运作。我们已经保存了千年以上的传统,现在可以从中汲取知识,对為人类福祉作出积极的贡献。最近在印度,我一直敦促人们学习,发展一个健全的理解,不能只是一直处于信仰的层面。从拉达克到阿鲁纳恰尔邦的寺院与佛学院的僧人正在努力学习。坚持在学习的基础之上,佛教将持续数世纪之久。中国歷史上,也是一个遵循那烂陀传统的佛教国家,但中国人缺乏的是,我们保存下来的逻辑和量论的知识,还有相对严格的学习次第。」

「七世纪,通米桑波塔(Thönmi Sambhota)创立西藏文字,佛教经论不必再仰赖梵文;八世纪,藏王赤松德赞(Trisong Detsen)不偏向中国,反而邀请印度大师寂护论师(Shantarakshita)进藏。此后,寂护论师、以及他的学生莲花戒论师(Kamalashila)建立运用逻辑和推理的重要性。也正因如此,过去的30多年期间,我们已经能够与现代科学家进行富有成果的对话,关于心灵无法改变大脑运作的怀疑论,已经让位给了对『神经可塑性』的肯定,认知发展心灵可以改变大脑的作用。」尊者说,「我们有责任维护传给我们的这个那烂陀传统,不是出于执著,而是因為这个传统為我们提供了為他人服务的机会。确保年轻一代也有这个共识,确保他们也会努力保存下去。」

之后,尊者口传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文殊师利、度母、马头明王等咒语,并鼓励在场藏人,创造自己有意义的人生。

尊者提到,2015年,他的医生发现他有发生前列腺癌的跡象,并决定进行放射治疗,取代动手术。从今年最近在梅奥诊所进行的检查显示,所有的疑虑已经消失了。尊者宣称他身体健康、精神饱满,而且睡得很好。

午餐后,尊者加入和他的老朋友、心理学与精神病学教授理查.戴维森(Richie Davidson),以及商界领袖讨论人类的福祉。尊者告诉他们,我们的生活依赖于对他人的关心,善良是基本人性。但是,今天探索福祉的紧迫原因是,我们发现自己再再面临著由愤怒、自我中心和不包容所引起的问题。

「我们生来就拥有慈悲的种子,但我们必须运用智慧滋养这颗种子,如果我们不改变方向,本世纪就会像以前那样饱受恐吓、暴力和血腥的人祸。然而,没有人想要这样的苦难。」尊者说,「如果有什麼值得做的事情,那麼就去做。即使会惨遭失败,也不会留下任何的遗憾。可以再试试。不要等到面对死亡时,甚至连试都没有试过,那麼只能抱憾而终了。我们都有机会贡献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所以必须以有远见的视野来把握住机会。令我感到鼓舞的是,这麼多人关注人类的福祉,这无非是一个希望的跡象。」

星期一(2017年6月26日)上午,尊者将从波士顿飞往法兰克福转机返回印度。

最新帖子